聚散砂锅粥

和他约好了见面的时间,说实话有些期待还有一丝忐忑,网络相识已久,聊得不是很多却也颇谈得来,是那种可以聊心事的网上的朋友。只是他过于沉默和孤独,我也不再年轻,对于与人保持合适舒服的距离轻松拈来。在机场看到他的一刻很平静,我们只是聊得来的朋友啊没有更多的东西,那种半熟的感觉很奇怪,知道对方很多事情却无法亲昵起来。

做为一个把吃看得比其它事情都重要的人,广州是我喜欢的城市,大街小巷里那些出产美味的食肆在我眼里比任何东西都更有诱惑,和他一直保持着不远不近的关系也许还有这个原因吧,不想放弃也不想更近一步,总觉得在喜欢的城市里有个朋友是不错的事情,更何况彼此还有好感。

从机场出来他问想要吃什么,“只要是粤菜都随便啊广州怎么会有不好吃的东西呢,最好是那种藏在小巷里的好吃的馆子。”来到一条食街,两边都是潮汕菜馆,看到玻璃窗上粗大的蓝色不干胶菜牌,我第一时间就决定:!又点了卤水青菜锅仔什么的。菜端上来就一般水平吧,不惊艳也不难吃,不咸不淡地聊天吃东西。

粥最后上来,咕嘟咕嘟冒着热气,粥洁白绵密浓稠羔蟹红红的虾是粉色的,两个小碟里是咸菜和香菜,看着似乎不错。他很礼貌地盛了粥送过来,第一口吃下去就让我沦陷了,绵软香滑的白粥因为虾蟹的鲜而味道醇厚,虾蟹足够新鲜弹牙。一碗吃下去整个人都热了,从胃到心都熨帖。

记得我曾经说喜欢吃海鲜粤菜抱怨在北方生活都无法吃到好的粤菜,他还开玩笑说我北方人喜欢吃海鲜就是奢侈,发了挖鼻屎的表情。他把肉最多的蟹腿和虾都盛给我,“你不是喜欢海鲜吗,负责把虾蟹吃光。”“我又不是猪,一锅都能吃完。”“还有什么特别想吃的?”“提醒你我真的不是猪!”

这一锅海鲜粥似乎是个转折点,气氛开始变得热络,话语也慢慢地有些深入和亲近,在阴冷潮湿的广州的冬夜我们的身上都散发着热气,还有从心里向外伸出的触角。他说粥这么好吃应该最早上来这样可以多吃一些,或者下次来不用点其它的有粥和青菜就足够了。轻松地吃了很久也聊了好久,好像久别重逢的多年好友,看着窗上的雾气和外面的街道行人一刹那竟有种想停留下来的冲动。

第二天离开广州,他送我去机场,堵车,车里很安静,两个理性冷静的成年人,然后致谢告别互道珍重。岁月的磨砺慢慢地把我们的感情稀释,理智却成倍地增长,给脆弱的心披上孤独的外壳。一时的动情终究是不能长久,习惯了孤独的豪猪凑起来取暖时身上的刺会扎到对方的,片刻的热烈只能证明自己还未曾彻底的无情?就停留在原来的位置吧,相见不如怀念……

图&文/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