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莲冻与冰茉莉

一座城市的历史与丰饶,最能彰显于口腹之道。雨天走在南塘老街,去寻访渗透着深深浅浅的老宁波味道,想要品味当年的气息与旧时光的痕迹。

宁波的小吃别具特色。吃着酥脆的油赞子,我还在满心找寻卖灰汁团的摊子。灰汁团是宁波传统的乡村小吃,扁圆如鸡蛋大小,半透明的茶色,吃在嘴里凉爽滑嫩,有着乡野间独特的芳香气息。终于找到灰汁团,却发现摊子上摆着另一种果冻样的甜食,看上去清清爽爽,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木莲冻”,名字竟这样清婉动人。

木莲冻是江浙一带才特有的夏日饮品,类似龟苓膏,但色泽晶莹剔透得如同纯净水晶。记得当年背诵鲁迅先生的《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其中写道:“何首乌藤和木莲藤缠络着,木莲有莲房一般的果实,何首乌有臃肿的根。”木莲籽中富含果胶,当年许多老宁波人会将晒好的木莲籽装入布袋中,用清水浸泡,反复揉搓,再把果内的胶汁全部挤出,用来制作凉粉和晶莹透明的木莲冻。

买一碗木莲冻迫不及待正要入口,老板娘却叫住了我,她心细的在木莲冻上撒了一勺红桂花,那原本风干了红桂花在木莲冻的润泽下,竟突然间次第开放!晶莹如雪的木莲冻上泛出朵朵红晕,透着嫣红色泽的花瓣幻化一般,让人在刹那间生出一种踏雪寻梅的喜悦!捧在嘴边慢慢吸吮,入喉的感觉简直妙不可言,清甜凉爽的味道更是一解暑气,如月下汩汩的河流,让本来安于俗世的心,乍然间牵扯出一腔别样情怀。

第二天去奉化溪口,天气变得闷热起来。从“蒋介石故居”出来时,身有位卖饮料的大妈骑三轮车经过,她在街角拐弯处,我注意到车上的纸牌写着三个漆黑的大字:冰茉莉!

突然间,仿佛有凉风习习而来,风中还夹杂着茉莉的清香和冰凉的雨滴。我正要喊住大妈时,她却消失了。于是我心不在焉地怔怔发着呆,再没心思去逛景点,心心念念都是那并不知其味的“冰茉莉”。

就在在一棵香樟树下,眼见着游人们围着烤炉抢购当地的千层饼,我突然在另一棵树下发现了卖“冰茉莉”的大妈,顿时如释重负般轻松。当大妈移开木箱里的玻璃罩子时,我才发现所谓的“冰茉莉”其实就是木莲冻,只不过上面没有撒红桂花而已,不由道:“这明明就是木莲冻嘛,怎么写着冰茉莉?”

大妈慢悠悠地剜出一大勺木莲冻装在塑料碗中,边缓缓浇上薄荷冰水,边递到我面前,居然一脸“顽皮”地对我说:“我就喜欢叫它‘冰茉莉’,不好听吗?你尝尝看,是不是有股茉莉花香?”尝一口莹莹颤动的“冰茉莉”,除了甘甜凉薄,真仿佛有一缕茉莉花的清香在口舌中萦绕。

老公在一旁看好戏般看着我,他哪里知道,我其实根本不在乎手中的究竟是冰茉莉还是木莲冻,因为这两个名字都是这么动听,而眼前的这位大妈实在是那么小资又可爱!

离开宁波后再也没有吃过木莲冻,但只要一想起它水软风轻般的名字,舌尖仍是柔软而清凉的,总想起去年夏天的溪口,水塘里的水草,和嫩生生的鲜藕和野菱……

文/碧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