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蚌

前几天我在一个集市上看到有河蚌卖。本来想买几只回去烧烧,想想觉得太费事了。而且最主要的原因是没有过去那么馋了,所以就放弃了。过去在乡下的时候实在馋极了,就捧着一只木盆下到河里摸河蚌。脚踩到一个滑滑的东西,马上一个猛子扎到水里去摸。摸上来扔到盆里,推着木盆往前走。

捞一盆回来放大锅里煮。煮熟后的河蚌都张着嘴,用刀把里面的肉剔出来。河蚌的肉很腥,要反复地漂洗,一遍一遍地淘。等淘干净再下厚味的东西来炒它。比如把锅里放油,烧热后下河蚌肉急速地炒散,然后下黄酒、酱油、盐、糖。再投入姜丝、红辣椒丝。河蚌肉缩头很大,满满的一大碗肉,等炒出来后就光剩下辣椒丝了,但好歹也能视作是一种荤腥。

我叔叔以前犁完田回来,到代销店打一斤白酒,用辣椒炒河蚌下酒。片刻功夫酒菜一空。我两个堂弟就倒点碗里的汤汁下饭。有一次我叔叔把酒打回来,一个人喊他出去有点事情。回来就看到我两个堂弟倒在地上,一个头东,一个头西,以为是吃了毒老鼠的花生,险些没一头晕倒在地上。

反正我长这么大没见过比我这两个堂弟馋的人,拿我奶奶的话讲:“连死人骨头都要啃两口!”这两个馋货看我叔叔走了之后,爬到桌子上一人半斤白酒,一仰脖全倒进嘴里,挟了几筷子炒河蚌,就不胜酒力从桌子上翻了下来。造成一种被毒杀的现场!我叔叔先是心疼儿子,最后心疼酒。等他们两个醒了酒,全赶到屋角跪着,拿出打牛的鞭子狠抽。一鞭子下去我堂弟就蹦得老高,这是我见过有人类以来蹦得最高的纪录。

上午打完了,下午我看到他俩在河里推着木盆摸河蚌。我们当地就信奉一句话叫:“惯子不孝,肥田出瘪稻”。他们长大后抗击打能力都很强,到目前为止也没有一个自暴自弃的,都在外面努力挣钱养家。我现在如果动我儿子一手指头,他爷爷就会跳出来说:“文明社会,讲道理不行啊?小孩子你要启发他,要有耐心,慢慢来——”我说我小时候怎么就赶上原始社会了呢?我爸说那时孩子多,打死个把也没事,有替补队员。说完笑眯眯地听收音机去了。所以人家说一命二运三风水,这话我将信将疑的,不然怎么解释我就赶上那么个暴力时代?

他们下午摸河蚌,晚上回来做了一锅汤喝。河蚌汤趁热喝,非常美味。最好里面放点腊肉,小火慢慢煨起来,一直煨到汤色像牛乳一样白。起锅的时候下点料酒,没有料酒,白酒也行。少许盐调调味,最好起锅的时候撒点胡椒粉。不过像这样讲究的吃法,我只在饭店吃过一回。乡下能配点腊肉就不错了。我叔叔给两个儿子一人一勺汤,问他们:“老子打你们,你们恨老子吗?”他们都不吱声,过了一会老二含着筷子说:“你打我还不是为我们好。”我叔叔用勺子在汤里搜了一会,搜了几片腊肉放在老二碗里。老二快活得眉花眼笑,比得了苏联大元帅奖章还快活。

晚上我叔叔把一只脚搁在条凳上说:“我看山坡那条沟里过几天好去扒一扒了,看看有没有泥鳅。明天等我耙完地后,你们两个在沟那边等我。把我的鱼篓子带着,我带你们扒泥鳅去。”第二天在山坡上的河沟里,扒了几斤泥鳅之外,还弄了一条大黑鱼。大黑鱼疗外伤最好,我婶婶把这条黑鱼片了烧汤,我叔叔一筷子没动,全部给两个儿子吃了。他们吃了以后伤就好得特别快,第二天就没事人一样了。

BY 风行水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