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在有过一碗四神汤

“小雯,都八点了还不走,又加班啊?”

“哦……我手上还有点事。”

“这都第几天了,你小心身体啊,外面雨可越来越大,一时半会儿停不了,你赶紧的!”

“嗯,多谢思琪大小姐关心。对了,今晚不是有部门聚餐吗,不怕迟到啊。”

“当!然!怕!你这没良心的居然不陪我去,都来了台湾还像个工作狂魔似的头都不抬……劝不住你,我先走啦~”

“谁说我头都不……”小雯猛地起身,却只抓住思琪蹬着高跟鞋叮叮当当的背影,只能哭笑不得地摇头。“咕——”肚子也恰逢其时的叫了起来,倒像是给思琪帮腔,“好吧好吧,你们都催我,那就下班吧。”

其实小雯何尝不想下班,不过是因为没带伞,又不愿意开口麻烦别人罢了。她拎着手提包慢吞吞走到公司楼下,外面的雨淅淅沥沥。看着灰蒙蒙的街道,她不由得想起不远不近的往事。

两个月前,公司决定让她和思琪调来台湾分部工作,说实话,这是一个很好的晋升机会,她不想放弃,可对未知的不安和交往五年的男友,始终让她放不下。当她还在纠结如何开口的时候,男友像算计好了似的,出了轨。

“真是贴心。”分手的当场,小雯一滴眼泪都流不出来。

顺理成章的,她接受公司的安排,来了台湾。和交际小公主思琪不同,她更多的时候一个人呆着,不爱聚餐、不爱唱歌、甚至对满大街的“美食”都兴致缺缺。

来台两月,她发觉台湾的食物甜的太甜,咸的不咸,辣的又不得劲,总之就是缺点什么。一日三餐大多在便利店不情不愿对付过去,生活过的磕磕巴巴。父母有时打电话过来,她习惯性报喜不报忧,思琪平时在耳边念叨的好吃好玩,这时候刚好派上点用场。

“额……好冷。”一阵湿冷的风刮过,打断了思绪。小雯只恨工装裙太短,两截小腿生生冻成了冰棍。

虽然她对食物无甚执念,但这种天气还饿着肚子实在太悲惨。小雯一咬牙,把包举过头顶,跑进了细密的雨里。“看到什么就吃什么不讲究了。”小雯默默想着,看见一个热气腾腾的铺子,立马钻了进去。

店门口支着几口大锅,两个小哥掌勺,一个阿妈负责收钱和送餐,一见小雯进去便热情地问她需要点什么。此时的小雯,碎发湿哒哒地滴着水,衬衫斑驳地黏在身上,表情更是……不自然的很。

“我……”该死,点餐的时候总是这么局促,“我要一份四神汤。”菜单上第一行就是这个,不管了,先点着吧。

“好的,30元哦,里面坐~”

“嗯,好。”

终于坐定,小雯拍拍身上的水,环顾四周,哈,真是个小社会:有忙着哄小朋友吃饭的年轻妈妈,有住在附近和老板熟识的大叔大妈,有愁眉苦脸抱怨着老板的上班族,角落里还有一对穿着国中制服、举止暧昧的小情侣……

“啧啧,现在的小孩啊……”嘴上虽这么说着,脑海里却浮现起大学时光,她和那谁谁也经常在学校后门的苍蝇馆子里吃饭,撞见熟人还会恶作剧似的秀一把恩爱,听着他们的调笑揶揄,心里满满得意。

想着想着,眼眶有点热。

“你的四神汤来咯~”老板娘笑眯眯的声音在头顶响起,一碗缭绕着热气的汤被推到面前。小雯笑着吸了一下鼻子,点头接过。

小小一碗,汤头是不清不浊的白,凑近了闻香气清甜。举起勺子扒拉两下,有猪小肠、芡实、薏仁,还有一两片淮山,用料还挺丰富。小雯迫不及待喝了一口,感觉妙不可言:这四神汤明明没什么油花,也不像银耳汤那般粘稠,喝着却有养润之感,一口下去,仿佛五脏六腑都得到了安慰。再尝尝配料,小肠处理的很干净,保留了少量油脂,吃起来Q弹有韧劲;芡实、薏仁粒粒饱满,且煮的火候极佳,刚好开花但不至软烂,口感扎实。这几样平衡起来,一切都是刚刚好的样子。

一勺、两勺……小雯憋着一股气似的越吃越快,最后甚至端起碗一饮而尽。喝个汤,倒像跑完1000米,满头大汗,眼眶微红。

天气和心情都太过潮湿,就让这多余的水汽变成汗水好了——总好过泪水。

门外依然淅沥,感谢有过一碗四神汤。

文/范二小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