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汤面

大学时,我们这一群饕餮之徒每日所思就是新鲜美食,四年所及,周围餐馆饭庄都曾驻足。饱餐之余,少不得评头品足。朋友中,有一东台人,心心念念者是尝不到一碗正宗的鱼汤面。言及此处的鱼汤面,颇为不屑:滋味不足,清汤寡水。

别人家乡的美食,自然不敢置喙。但内心也不以为然,一碗鱼汤面而已,所欠缺者又能有几多?

去年朋友喜结连理,一宿舍的兄弟都急赴东台,朋友自然要带我们尝尝家乡特色。天刚蒙蒙亮就拉着我们早起:“再不去就吃不到了。”初次所见却颇为失望,鱼汤面馆门脸不大,里面颇为窄小,几张桌子。兄弟们虽不敢抱怨,但不满之色却是显而易见。
鱼汤面进口后,再无一人说话。面条入口爽滑,不需要大嚼,悠悠然进肚,汤白汁浓,滴点成珠。吃完一碗,食髓知味,还想再要,朋友做势阻止。

原来此面馆每天只卖五十碗,清晨起卖,每人只限一碗,给再高的价也绝不多加。
如此傲娇,兴趣陡增,大家纷纷跟老板起腻,赞美奉承之词层出不穷,夸得老板飘飘然,为的就是讨一个做法。

原来与普通鱼汤面制作并无太大不同,绝妙之处就在白汤。选上好鲫鱼,除内脏,洗净沥干。放入油锅爆炸,炸酥捞起。此时所用油最好为猪油,用猪油烹出的鱼鲜香之气溢人。炸好的鲫鱼和鳝鱼骨一齐倒入锅中,大火烧沸。这是起底的白汤。
此时的白汤还有腥气。将锅中的鱼骨捞起烘干,放猪油热水烧沸,成为第二份白汤。
再用同样的方法,加虾籽、绍酒、姜、葱,开水,大火烧透,成第三份白汤。
将这三份白汤混合下锅。

鱼汤面出锅后,加些许菜心。露珠盈碧,翠盖澄鲜。喝一口,鲜香无穷,滋味浓长。

但这家之所以能于独特于别家,还是在于汤。老板说他家的汤一部分是用上好排骨吊出来的,所以看起来一清似水,在舌尖上却清而不腻。

另一部分高妙之处,在于上好鱼骨。他家的鱼骨是多年沉淀下来的,每熬一次,就浓过一分,所以他家的面才能鱼香入骨,腴香珍美。

那天出来还是清晨,雾气蒙蒙,兄弟们谈笑美食,勾肩搭背,呼出的热气残留至今。

现在忆起,还记得嘴唇上的微微湿润。

BY 颜彦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