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丸里的美好时光

它白白胖胖让人不忍下嘴,它漂在碗里在蒸腾的热气中如下凡的仙子,又如夜空中的星星照耀着凡间。不屈不挠追随美食的我,走出家乡,去了京城,吃了无数美食后,家乡的七星鱼丸还是我的最爱。

七星鱼丸好吃不仅是因为它是由鱼肉团做成的,鱼丸里面还有猪瘦肉和鲜虾做成的馅子。咬一口,筋道儿滑嫩嫩地,还没仔细品尝,就溜进了肚里,鱼香、肉香、虾香混合而成,无法用语言表达的香气在口中缭绕,真是令人回味无穷啊!

七星鱼丸还有一个古老的传说呢。据说,清朝的时候有一个商人打算去南洋做生意,他和海边的一个渔家说好搭他家的船出海,结果船行不远就遇到风暴,渔船被海浪打坏,就停在一个小岛边上,一边修船一边等待风平浪静。在岛上的那几天,粮食没有了,只能天天吃鱼,商人非常想换换口味,就对船夫的妻子说:“啊,真的,鱼实在是吃腻了,做点别的什么吃吧。”渔夫的妻子就拿出仅有的一些木薯粉和鱼肉搅在一起做成鱼丸。商人吃了鱼丸之后啧啧称赞。

若干年后商人回到家乡开了一间饭馆,并请那个渔夫的妻子做厨师。在不断的传承中,原本实心的鱼丸变成有美味馅子的包心鱼丸,更加让吃货们垂涎三尺。嗜鱼丸如命的我,哪怕离吃饭时间还有好久,也已耐不住馋虫搅扰,循着香味儿踏步而来。
进了门径直走到临窗的位置坐下来,点了两碗七星鱼丸。服务生瞪大眼睛看了我一会儿,我眼见他转身的瞬间嘴角挂了怪异的笑。是啊,一个人单点两碗鱼丸,并不要其他吃食,确实有点怪怪的嘛。

须臾,鱼丸上桌,哇!过去N多年了依旧是我心心念念的样子,白瓷碗,白鱼丸,白色的汤汁上面散落着碧绿的香葱,清淡而诱人的鲜香,挑拨着我的味蕾,蒸腾的热气氤氲在我眼前。

忽然间,我的眼里就涌满了泪水——在腾起的水汽中,我似乎看到母亲坐在我的对面。或许是下意识的吧,我怎么就走到了这间小店的这个位子,这还是母亲带我来吃鱼丸的店。也是这个位置,时光倒转,那时的我还是小姑娘。我看着窗外走过的阿姨对妈妈说:“你看那个阿姨多好看,你也买件那样的连衣裙吧”。妈妈笑,我说:“妈妈,你也烫头吧,烫头多好看”。妈妈还是笑。鱼丸端上来了,只有一碗,妈妈把碗挪到我面前,说:“慢慢吃,里面有馅子,烫!”

一碗七星鱼丸汤只有白绿两种颜色,清淡而娴静,是两个人的世界,也是我和妈妈的美好时光。我期末考试考得前十名妈妈就带我来这里吃鱼丸。那时候能在外面吃上一碗这么讲究的七星鱼丸,简直是奢侈。为了这碗美味鱼丸,我努力学习,争取能拿到奖励鱼丸的成绩。终于,妈妈和美味的鱼丸汤把我送到大学校园。

后来我在北京工作生活,曾经买过无数种超市的鱼丸,却找不到家乡鱼丸的口感和味道。为了安抚心中的念想,我自己试着自己做鱼丸,把鱼肉用刀背碾碎成泥,放入蛋清和一点点淀粉,并加入精盐、胡椒粉、花雕酒等调料搅上劲儿,另用精肉鲜虾打成肉泥,加入姜末、香葱末、精盐搅拌均匀待用。

用勺子挖一勺儿鱼糜放在手心里,慢慢压扁,再把另外准备好的团成球的馅子放在鱼糜上,要一点点地把鱼糜往上推,最终合上,不能有露馅的地方,也不能薄厚不匀,鱼糜和馅子要互相契合,才能相守,才能互相给予鲜香的味道,成就一道美食。

高汤是鱼丸的命中仙子,只有在一锅鲜香的高汤中轻盈曼舞的鱼丸才是极品。火候则是鱼丸的命门,煮鱼丸如果大火沸水就把鱼丸置于死地了,汤要似开非开,95度水温,鱼丸一个一个地下到锅里,另一只手要用汤勺轻轻地推动着锅里的汤,鱼丸就不会沉下去而粘到锅底。当鱼丸漂到汤面上,火候刚刚好,鱼丸连汤一起盛到精致的骨瓷碗里,撒上点点碧绿的香葱,一道臻品美食就大功告成了。

端上桌,登时鲜香四溢,香到只有低头吃而没空评说高低了。夜深了,人静了,细细想来,鱼丸之所以在我心深处如影随形。其实是怀念家的氛围,一个三口之家的欢乐与温暖,思念一份只属于母亲的慈爱。

文/齐蓉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