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水煮鱼 ,像一场永远不会结束的恋爱

初识水煮鱼,是在满大街的音箱反复唱着“……我爱你,就像爱吃水煮鱼……”,那时不解水煮鱼风情,仅知道是一道南方菜;再识水煮鱼,是在一次聚会上。我因迟到到达时菜已基本上齐,其中一道菜看上去颇养眼:红红的汤料,雪白细腻的肉质,油亮的红辣椒,肥硕的木耳,白白嫩嫩的黄豆芽,直引得我食欲大发,不禁举箸相向。可吃到口中才觉不过尔尔,什么木耳豆芽幌子而已,肉却不是猪肉而是鱼肉,当下很是郁闷。

后来知道原来是传说中的水煮鱼,可惜当时没仔细品尝,我有些悻然。

一次和朋友逛街,偶然发现了一家水煮鱼档口,想起上次没来得及品尝出味道内心终是有所不甘,于是我和朋友要了一份。经过一个世纪般的漫长等待,鱼终于端了上来,香气扑鼻自不必说,光是看上去就已然让我垂涎三尺:红辣椒,黄豆芽,白鱼肉,绿香菜,浓浓的红油汤料不但让我味蕾全开,连身边走过的人都不禁吸了几下鼻子。我急忙咽下口水伸出筷子夹上一块送进嘴里,果然,鱼肉鲜嫩爽滑,辣香入味,再加上蔬菜的红绿黄白相间,视觉上绝对占了优势。未待吃,胃里已经垂涎欲滴欲罢不能了。

朋友迟疑地举起筷子,她怕辣,但看我大开吃戒的样子却又跃跃欲试。此时的我斯文扫地大快朵颐,真恨不得喉咙里再生出两只手来,将那些美味尽数收入我的口腹之中。鱼肉下肚,鲜嫩爽滑,虽然有些刺吃的时候有些小小的麻烦,但并没有影响我的好胃口。木耳肥厚丰盈,夹起一块,还在微微地颤动着;豆芽肥嫩,吃到口中还有几分黄豆的韵味,辣椒却又辣得恰到好处,我已顾不得和朋友说话,吃得鼻子上沁出了细密的汗珠。朋友看我吃相如此狼狈笑得不行,说又没人和你抢,你吃那么快干嘛?你看你吃得风卷残云的,像上辈子没吃过饭一样。我还哪里顾得上她说什么,更没功夫和她细说这其中的况味,继续埋头苦干。鱼肉、木耳、豆芽、红辣椒相继被我一网打尽,末了,我还不忘喝几口汤。直吃得我头上热气腾腾,辣得我面红耳赤,邻桌一女孩看得目瞪口呆。

这次吃水煮鱼让我彻头彻尾地爱上了水煮鱼。后来又吃了几家后,即使是几家有名的川菜馆,做出的水煮鱼也没有这家的神韵。原料都是一样的原料,但这家的味道香而入味,汤醇厚,肉鲜滑,豆芽脆,木耳肥,辣椒香辣,我每次都能吃掉不少辣椒。我不断向朋友们介绍推荐,朋友们一边狠狠地吃着水煮鱼,一边白着眼睛狠狠地骂我是托,吃过之后,却无不交口称赞。

一日朋友不约而至,手里拎着新鲜的鱼和各种底料配料。只见朋友把拾掇好的鱼一片片地片好,鱼头鱼尾鱼刺都没浪费,黄豆芽宽粉条红辣椒麻椒,加上从成都带回来的重庆德庄的火锅底料,刚下到锅里,光是看着鲜红的汤汤水水,我已经陶醉在厨房缭绕的水煮鱼浓香中,开锅后鱼香四溢而我已是口舌生津,雪白的鱼肉红红的汤在锅里翻滚,大火烧开后换成小火慢煮,半个多小时后端到桌上开吃,吃到嘴里的刹那,我眼前幻化出无数的水煮鱼肉眼前飞舞盘旋,此时世界上最美好的事情莫过于对着一锅丰富鲜香的水煮鱼大快朵颐了。

朋友痛心疾首地看着我说,难道你上辈子跟水煮鱼有仇么?怎么总也吃不够?

我边吃边回答,怎么能够呢?爱吃水煮鱼,就像一场永远不会结束的恋爱,永远都不会够。

文  付群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