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嫂的故事

蛋嫂就是在东街卖鸡蛋的,她在店铺上弄了个招牌,上边四个字“蛋嫂的店”,虽然这招牌让人不知道是卖什么,但是一眼瞧过去那店里无数的蛋,洋鸡蛋土鸡蛋鹅蛋鸭蛋鹌鹑蛋,以及蛋嫂那圆滚滚的鹅蛋脸,就知道来这里买蛋是错不了的。
蛋嫂是个很勤快的人,比如她竟然也做早餐生意,这条街上最好吃的茶叶蛋就是蛋嫂做的,她的鸡蛋店和隔壁的早餐店开得一样早,当然她只卖她的蛋,,一块钱一个,每天都一大锅,又便宜又新鲜,而且有一股子浓郁又清爽的香味,许多人甚至绕远路来就为了吃一个蛋嫂的茶叶蛋。有一次我去买茶叶蛋,问蛋嫂为什么做的那么好吃,蛋嫂见我是常客了,小声地说告诉你呀我还加了一种菌子来煮蛋,单只是茶叶可没这个香味呢。说完还神神秘秘地叮嘱我,可别告诉别人啊。

但是隔壁的早餐店就不乐意了,店主是个大小伙子,二十多岁吧,雇了两个伙计也是二十多岁的毛头小伙,早餐店做包子馒头花卷,他们最常见的模样要么在扛面粉,满头满脸都是白白的粉,要么在店里揉面,满头满脸依然是白白的粉,要么打开蒸笼在卖包子了,但是依然满头满脸的粉,似乎永远都擦不干净。
按道理蛋嫂的茶叶蛋和早餐店的包子馒头不是一个类型的竞争对手,可是这条街待久了,我发现常常有人一口气说要三个蛋五个蛋,然后拎着去早餐店说那再来一个馒头就成,许多人买早餐搭配一个茶叶蛋,自从蛋嫂开始卖茶叶蛋后,大概是因为这个神秘的菌子的缘故,这茶叶蛋多吃几个还真不起腻,所以这条街上的人们一般都是买茶叶蛋搭配包子馒头,久而久之早餐店沦为了茶叶蛋的配角。

有一次早餐店就和蛋嫂的店起了纷争,我经过的时候正闹得不可开交,大概是蛋嫂的儿子,那个七八岁的小屁孩把剥下来的蛋壳都偷偷扔到早餐店刚和好的面里去了。蛋嫂正叉腰大骂:“不就是嫉妒我的蛋吗,有什么大不了的,赔你的面粉不就得了!你就这么想吃我做的蛋吗?想让我用茶叶蛋来配你面粉,我还偏就不给!”那阵势活像一只咯咯乱叫的大母鸡,早餐店的二十多岁的店主小伙,倒是躲在店里默默地揉着他的面,满头满脸似乎蒙上了更多的粉末。
那时候听到旁边围观的人私下里啧啧私语,孤儿寡母的,也是可怜的。原来蛋嫂的店里始终只有她和她的小儿子,以及她为什么还要一大早卖茶叶蛋,大概就是这个原因了吧。那天我急着去上班也没有继续围观下去,第二天照常去买茶叶蛋和包子馒头,蛋嫂依然如往常一样卖着她那加了菌子的有神秘香味的茶叶蛋,而隔壁早餐店的店主,昨天在吵架中活像一只褪毛的小公鸡,倒是也恢复了神态,满头满脸依旧挂着面粉给顾客拿包子拿馒头。

后来我搬了住处,离这条街远得很了,大概有一年多没有往这条街去了,前些天的一个早晨恰好绕到附近,忽然想起了蛋嫂曾经偷偷告诉我的加了神秘菌子的茶叶蛋,便打算绕过去再尝一尝,远远地一瞧,蛋嫂的店似乎没有了,原来的铺面扩大成了两个店面像是一家精装修过的可以坐下来吃饭的早餐店,我正打算要走,突然听到蛋嫂那个大母鸡一样咯咯响亮的嗓音“我家好吃的茶叶蛋啊,我家的包子馒头更好吃啊”。
走进了店里,见到去年早餐店的二十多岁的小伙子,和蛋嫂一起温柔地朝顾客笑着,我有些诧异地端了一份早餐坐下来吃,无意中瞧见蛋嫂给那个依然满头是面粉的家伙擦了擦脸上的粉,我也就明白了什么。

BY 鱼小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