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端上的吃,城墙下的人,再见西安

一座吃货遍地的城市一定是可爱的,成都是,西安亦然。

许多次,挺着大肚子蹒跚着回来,根据构造我不能怀孕,显然是吃撑了。
按毛爷爷的教诲,没有机会吃撑,就到西安来创造机会吃撑。
若嫌提法古旧,那全新的风格是,再不吃撑我们就老了,再不吃撑青春就荒了。

作为一只入门的吃货,在吃货的天堂西安,有种在云端的感觉。
定家小酥肉,酥烂到入口即化,却不腻味,
舀上一勺辣椒,都不敢用力搅拌深怕一切变成了粉末。

还有麻酱凉皮,油泼面,羊肉泡馍,镜糕,柿子饼,粉蒸肉……

和成都一样,根本不用担心下一顿去哪里吃,
就在街头巷尾,就有着不起眼却好吃到差点咬舌自尽的烤肉与饼。
当然不得不提蜡汁肉夹馍,白吉馍舀上软到粘稠的肉汁,一口下去,香气四溢。

除了地道美食能尝到一座城市,用眼睛与耳也感受城市的独有。
对西安,就是这亲民连绵的城墙,以及下面放声放心的大笑。
西安市中心是一座环城公园,不是商铺和楼盘,这就足以让人爱上它了。

老头儿老太太可以到最繁华的地段,免费打太极和乒乓,想起来就让人欣喜。
如果成都的城墙还在,也许会连绵几里的麻将桌,哈。

因为拍照的缘故,每次去一段新的,竟也绕了大半西安的城墙。
不同的光洒在不同的砖墙上,投射下时刻不同的影,
这些光影被留下,成为不会被时间消损的长相。

遇到一位失眠的大哥,他会半夜两点开车到护城河抽根烟再回来。
他说,两点河边,又是另一个世界,有许多人在拿着荧光鱼饵钓鱼。
有一天,他突然听到一声:有人来了,吓得自己拔腿就跑,结果对方也拔腿就跑。
他又说,某天看见井盖突然打开,钻出人来,这才发现井盖下有另一个世界。
这个像哥谭市暗黑世界里,有老大,有小弟,还有小弟敬献给老大的女人。
要是他们还玩乐队,那这音乐,才是最地下道的地下摇滚啊。

有一天去寄快递,在一个很远的巷子里,慢慢的写着地址。
快递公司负责包裹的是几个年纪较小的女生,耐心,细致。
包裹完,大家一起商量晚上吃泡面,互相夹菜。
在那个小小的地方,也有着不止方寸的快乐。

当然也遇到不喜欢的人和不喜欢的事,让我感觉特别难挨过去。
越来越是平凡人给我毫不经意的感动,而那些前缀后缀铺遍的人真是一秒钟都不想浪费。
有些人就是喜欢一边捅你一边说,你看我多努力捅你,为何不能理解我的辛劳。

所以拍照我都一直说,请你忽略我的努力,而赞赏我的专业。
一个努力拍照态度良好出来全是大烂片和一个玩世不恭照片优秀的人,
我肯定会去找后者拍,即使要价昂贵,因为结果专业。
对摄影师来说,任何的外在都是可以伪装的,但伪装不了心。相片是很赤裸的,你看着它,那就是摄影师心里的热爱与宁静。你花了大几千去拍的婚纱,结果像没带眼睛去工作,
摄影师还不断跟你说我好累啊,你会不会想把他灭口?

为啥不介入最易赚钱的婚纱照是我觉得自己还拍得太烂,也还不够敏感。
这是一生一次的美丽,不能让别人的回忆泛起一世恶心。
当我能捕捉到空气中更细微的爱,才敢进入这个需要超强实力的行业。
我要做十年后对方看见婚纱照还会说谢谢的摄影师。也许现在还不专业,但这就是短短一生要去追逐的热爱,这就是我的事业。以前故作潇洒会说辞职去旅行流浪好自由,其实我只是长期失业了,花了两年才找到新工作而已。

善堆积太多会变成恶,好心经常通向坏坑,善和好心都无法做出最后的解释。
最重要的不是出发也不是结束,是一双恰如其分的鞋走上属于它的遥远旅程。

从无边的草原重回城市,在西安开始新的适应,无论学习工作都在寻找新的平衡。
现在的我,有着越来越多的快乐和越来越难放过自己的痛苦。
再贵的护翼都会侧漏,再精美的算盘在荒诞的现实前终要散落一地,
我们能做的,只是在一个接一个孤独的夜晚,咬牙坚持自己想要的岁月。
未来的我不仅不会松口,反而会像条傻狗咬的更紧,趁着牙口还行。

在这个开发商恨不得在蚂蚁窝上动土打造黄金蚂蚁圈的时代,
一座将繁华平坦平和施与众人的城市,就是它最骄傲的样子。
如果有一天,所有不同的城市都修饰同样的logo和转角,闭上眼睛张开已经无法分辨自己的所在。
如果我们分辨一个人不是通过情怀与心,不是他独有的话语感和性格,
那他和其他披覆同种衣物的生物,又有何不同呢?

西安是座在年岁里安详着的城市,在有底蕴的城市,普通人的生活才会有滋有味。
那种味道,是无论多少文案都罄竹难书的坦然,因为无法入侵,所以三生有幸。

不管你老不老青春还在不在,不管你现在为此在庆幸还是恐惧着,
一切都在以美好或痛苦的方式疾驰般燃烧至荒芜,就像这朝那代的城都。
即使开唐盛世不古,即使李逍遥去过的长安不复,即使秦始皇他老人家被做成雕塑在广场上接客。
可有些东西,默默地像护城河一般在脚下流淌着,像冰峰在人们的口舌之间流淌着,

这样让人又痛又乐的西安,叫人怎生不喜爱呢?

再见西安。
下次回来,我无论从体力,心态还有胃口的大小肯定都到了新的境界。
谢谢在这边约拍的童鞋,你们都好可爱,允许我拖照片拖一周,
或者怕我二百五不好听,多给我包一元钱红包,寓意是,比二百五多一点。

下次回来,我会拍到你们更美的样子,我也会以一个更平和专业的姿态站在你们面前。
没有时光曾被辜负,我会继续往那些人眼中不实际的地方兀自奔跑而去。

因为我喜欢这个世界,和喜欢着这个世界的我们啊。

BY 肥肥鱼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