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了这道“肉圆”,才算得上过年

味蕾的记忆很霸道,牢牢占据着我最爱的美食榜单前列的无一例外都是家乡菜。苏北糯米肉圆绝对是名列第一。

“我要做肉圆!”。忙了一周没做过饭的我突发奇想表示周末很想做肉圆,某人不识时务地来了句“啊,不会吧!。”

本想得到老公热烈期待却被浇了盆冷水,此刻我有些恼怒。要知道,为了做出幻想中的家乡大肉圆,我可是花了很多心思琢磨的,称自产自销的作品为“好吃到流泪的肉圆”。

此刻却不被某人期待,哼,再也不做好吃的给你了!

老公连忙解释:“你做的肉圆真的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肉圆,但我更喜欢吃整块肉的口感。做一次太麻烦了,怕你累着,而且我可没你那样的肉圆情结。”

“肉圆情结”?想起来,不知不觉还真有这么一点特别的喜好呢。在我脑海中,香气扑鼻的大肉圆,是被赋予着一种热气腾腾的热闹,是和儿时过年欢呼雀跃的激动、小馋猫时期最爱的味道、走亲访友家长里短的亲情关联在一起的。因为很难再拥有那份心情,所以显得弥足珍贵。

因此,家乡的肉圆便稳居了我最爱的食物之榜首。肉圆不光是有着美好回忆和深厚情谊的念想,还因为它不仅好吃还易消化,老少皆宜。

小时候看《红楼梦》“琉璃世界白雪红梅,脂粉香娃割腥啖膻”这一回中,史湘云大块吃鹿肉而后锦心绣口吟诗作对,黛玉却是不敢碰。当时不理解,觉得黛玉真矫情,干嘛不吃呢,大块吃肉,大碗喝酒多豪爽!现在明白了,黛玉脾胃虚弱,运化不了这些难消化的肉食。那么想必我们家乡的这种肉圆倒是十分适合她的。

肉圆是家家户户都会准备的年菜。纵使时光飞逝,从衣食拮据的年代到丰衣足食的现在,家乡的人们对于肉圆的钟爱始终不变。糯米、肉糜、荸荠、葱姜、鸡蛋加各种调味品,一个个圆滚滚地飞奔进热油,在咕嘟咕嘟的烫油里热烈的翻滚,然后披上了一层华丽的金黄外衣转身出锅。经过烈火焚烧般的油煎,它们蜕变成了浑身散发着浓烈的肉香与糯米香融合的诱人的“尤物儿”,浓妆淡抹总相宜。

无论是浓油赤酱的红烧,或是清爽落胃的做汤,在席间都很受大伙儿欢迎。比起张扬的海鲜大菜来说,糯米肉圆做工繁细,低调而不失奢华,同样能极大满足人们的口腹之欲。

在艰苦的岁月因为肉食的短缺而充数的糯米,如今在我看来却变成肉的绝佳搭档。就如化学反应一般神奇,两者结合出了奇异的香味和口感,叫离家的游子们心心念念不能忘怀!

这些年的岁月里,走过了很多地方,品尝过了很多美食,但家乡的糯米肉圆在我的美食榜里始终如一。我爱吃也会做,并且会把它介绍给更多的朋友,让家乡的特色菜受到越来越多人的喜爱!

这不,春节到了,我又可以回家和妈妈一起炸肉圆了。看着一家子其乐融融地在厨间忙活着,顿觉生活美满极了。来来来,吃一个肉圆,把年的祝福顺顺溜溜地一齐吃进肚子,新年安康如意咯。

文/顾蓉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