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一碗野馄饨,然后一起长大

每个城市角落的夜宵,都是这个城市最返璞归真的写照。那些橘色的灯泡底下,聚集的是喧嚣逐渐褪去之后四处寻找温暖的灵魂。

青岛的野馄饨,并不是某一家馄饨店的名字。而是夜间老板推着小车,在小街道上售卖馄饨和烧烤的无名摊位的统称。一个“野”字,倒是有种别有趣味的江湖气。若是在这里有过生活经验的人,由于没有招牌名字,只能依靠着缘分,在夜色降临后的街头慢慢找寻。

大家把车随意地停在路边,找到不必正襟危坐的简单桌椅,坐在视野开阔的马路边,等着老板端来一碗热腾腾的馄饨,吃下几口,驱散夜里淡淡的微寒和疲惫。大锅里有长时间熬制过的骨汤做汤底,馄饨里包了虾仁,撒上香葱和香菜,倒一点胡椒面,每一口都是美味。有些白瓷碗因为使用长久,边上有粗糙的豁口,用起来能感受到时间沉淀过的滋味。

大部分的摊位,都有秘制的烤排骨或者炖腔骨,被佐料腌的极入味,端上桌的时候还呲啦呲啦地冒着泡,未入口已是香味扑鼻。人人吃的嘴唇油光满满,深陷在满足里。

在青岛,吃野馄饨的标配是青岛啤酒。从桶里直接倒出的新鲜啤酒,在玻璃扎啤杯里欢乐地溢满雪白泡沫。和几个好朋友热热闹闹的吃烧烤,不锈钢盘子里有足够一晚的丰盛食物,中途碰杯畅饮。就让白日里那些烦恼都随着泡沫一起破碎吧,酒后红红的脸庞看着热闹欢喜。

酒足饭饱回家安睡,然后又是值得期待的一天,尽管它有时候并不是我们设想的那样快乐。

街边的野馄饨,让人们的忧愁在温暖的美味里,有一个倾诉的去处。把那些不愿带回家的幽怨,融化在笑容永远暖心的老板的招呼声中。那是一种家人的亲切,是来自陌生的一份安慰,好味道让人不再感觉孤独。

想起以前在青岛的学生时代,高三的周五晚上,和喜欢的男生一起去吃一顿野馄饨,再也没有比这更少女心的约会了。

那时我们嘴上从不谈爱与恨,未来与梦,可那是我们吃过的最有感情的饭食。

后来我们脱掉肥肥大大永远不合身的校服,穿着得体的职业装和皮鞋穿梭在拥挤的城市。我们不再为考试成绩忧愁,却对每个人笑的虚假。

常去的那家野馄饨摊位因为影响城市卫生而被取缔,我们如今只剩怀念。

在浅浅的夜色中,在深深的青春里。

文 / 残小雪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