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口喝酒,大口吃肉,想起来都会笑呢

无所顾忌大口喝酒大口吃肉的场景,除了水浒传,还有烧烤摊。

一顿好的烧烤,定是要等到太阳下山了很久,近处的霓虹灯和天边的月亮一起闪耀。流浪狗在周围懒趴趴的躺着,处于不会威胁你的距离。老板小流氓似的笑着叼根儿烟,指使着小伙计快点把红色雨棚搭好。

过一会儿,老饕们陆陆续续过来,一些纯粹来吃饭,一堆纯粹来喝酒。三五知己可能一个月前就约好了这一顿,风雨无阻。七拐八拐才从不同的、遥远的地方会合在这里。

也可能不过是一时兴起的闲逛,走到烧烤摊的时候,偏偏肚子饿的刚刚好。

相识一笑,拉开凳子迅速地坐下。看着手里满满当当的菜单,想着即将花枝招展的肉串,不知不觉就会笑出来呢。

听了推荐,抱着尝一尝死就死吧的心态点了四串鸡皮。这种听上去就很油腻的生物,真不知道是怎么下手去点的。可惜这鸡皮着实惊艳了一把。和平时炖盅里令人厌恶的软塌塌的皮不同,烤得甜辣爽口,蜂蜜和辣椒纠缠着盘旋在一串串烤鸡皮上,吃起来有一种难以言表的焦香。

油脂在肉串上爆开的滋滋声响,混着孜然跟辣椒粉一同奏响在划过几刀的牛肉丸里。在烤炉上飞舞弹跳的油花,听上去像不小心跳了频的电台,噪声入耳,却分明比等待调频时多了几分耐心。

等一盘盘端上来,盯着冒白烟的肉串,果然是要趁热拿着吃。不需要用到碍手碍脚的筷子,这样的吃法就应该贯彻始终。仿佛独自吃自助餐一样的状态,可以眼睛放光地将手里的竹签啃得干干净净。

嘎嘣嘎嘣的鸡脆骨在口腔里弹跳的感觉,简直深爱到不可自拔。说不准会有淘气的辣椒粉塞进牙齿,再被脆骨默默地嗑出来,鸡肉里竟然有如此禁忌爽快的口感,一不留神就会扫荡完毕。

对于鸡中翅,没错,最钟爱的鸡中翅。没有肉质稍老的鸡翅根,剔除没有肉的翅膀尖,一口下去,皮酥肉烂,肉汁肆溢。这才是大张旗鼓的终极烤串,加蜜糖加辣椒加芝麻,焦黄鸡皮带着小焦香,是小时候最爱的可乐鸡翅的味道。有甜有咸有辣有脆,真不知道这些调味是怎么完美融合在三寸长的鸡翅里的。

趁着刚上桌的鸡翅还烫嘴,不顾形象地从竹签上撕咬下来,拇指和中指抵在鸡翅的两头。这时候就直接啃吧,那些还忙着戴手套的,拿筷子夹着小口小口吃的,哪有啃鸡翅的乐趣啊。

忙碌了一天的人们,有星星,有排档,有啤酒,大口喝酒大口吃肉这种豪放的举动,才是属于连带鸡皮烤的咔滋脆的鸡中翅宝宝,正确的打开方式啊。啃完了之后四根手指都是油,嗦干净才能给鸡翅画下圆满的句点,就像一定要嗦干净乐事原味的薯片渣。

说到薯片,我对于土豆有一种毫无理由的痴狂。麦当劳的薯条,肯德基的鸡汁土豆泥,西餐厅的土豆沙拉,湘菜馆的酸辣土豆丝,东北菜的土豆丝春饼,火锅店煮得绵软的土豆片,烧烤铺子烤得爽脆的土豆片……每一片都淋满了辣椒粉,孜然也偷偷默默地混在里面。一口土豆一口酒,比烤肉还爽,不信你试试,撑到说话都要用咏叹调。

吃烤串,怎么能少得了啤酒,那种麻辣口腔的快感,也唯有冰啤酒来附和了吧。肚子饿的时候每一家店看起来都很好吃,但是这时候绝对不能着急。要选占地面积大的,门庭若市红火热闹的,近处能看到烟囱里冒出的白眼,远方能找到诗和月亮。不要拒绝更好更圆的月亮,不要拒绝不动声色的张扬。

雪花不倒我不倒,青岛永生我永生。

吃不了卤牛肉可以吃鸡翅,喝不了透瓶香可以喝扎啤,梁山好汉们的豪放,也未必要学个十足十。我还在这,等你找到自己钟爱的烧烤铺子,带着自己钟爱的人,再烤一桌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