虾干

有一次厦门阿亮到合肥来。他谈到住在海边的好处,东西都新鲜的。从海上打下来鲜物立刻就烧,当然比内地味道要好。我问他有没有什么特别好吃的可以贡献一下,他说有一道很好吃的菜,你们这边没办法做。因为内地买不到新鲜的海虾,我在厦门一般遇到好的虾子就会买很多。做虾干放起来,嘴馋的时候就摸几粒搭搭嘴。风雨之夜,来了几个朋友。酒渴难耐,苦无下酒菜。这时虾干就派上大用场了!我说能具体谈谈做法吗?他说做法不难,把虾子买回来后水沥净了用粗盐粒子炒。是过去我们拿来腌菜用的大粒盐,把虾埋在里面。然后慢慢翻炒,使它的壳与肉分离开。我说我吃过广东一种盐焗鸡是不是跟这种做法差不多?阿亮说差不多,就是用盐做媒介导热,使加工出来的食物既能入味又不至失去鲜嫩的口感。

后来说的几道家常菜都平常,但味道都很好。做起来也简单,比如鲫鱼萝卜丝汤,小鲫鱼不要太大。巴掌长的,巢湖边经常有卖的。七块钱一斤,买回来去除内脏。用清水漂洗干净,用油稍煎一下。煎的时候要注意,两面都要煎到。热油热锅,不然会粘锅。煎好后放水,没过鱼身。如果就是喜欢喝汤可以多放一点水,萝卜丝最后选白萝卜丝。红萝卜和青萝卜终究差点事儿。起锅的时候放一勺猪油,洒几茎香葱。(注:阳台上破脸盆里种的小香葱更佳),口味重的人可以在汤里洒点胡椒。

明代有个画家叫陈白阳的,我最喜欢他的画。这个人也喜欢吃虾干,只是他的虾干不象阿亮一样放在饼干桶里。他把虾干藏在帽子里,画画的时候旁边有一壶酒。画几笔就从帽子里掏一枚虾干扔在嘴里。据说他在这种创作状态下最容易出精品。古人谓:陈白阳好著卷沿白毡帽,中常贮虾干。人欲乞画,往往具酒食和墨贻之,若探虾佐酒。便是其盘礴时也!

常道先生画陈白阳吃虾画画图

常道先生画陈白阳吃虾画画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