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食杂忆之饮茶碎写(二)

茶这个东西,是张狂后的抑制,如180码后的刹车,你还会闻到轮胎橡胶烧焦的味道,但不可抹灭那一刻心中的定当。你离安全有多近,就是你离危险有多远,虽然酒后不宜浓茶,但生理的不合理永远赶不上心理的片刻惬意,那个瞬间,投身在柔软的清澈与香冽当中,灵魂这个东西,被茶杯上的水气定格了。

我们永远是不会上进的人,青年荒废了,中年依然如此,我们追求的是,说到底,还是一个虚无缥缈。龙井酝酿出的苦和碧罗春回味的甜,有时候想,真是一生的痴迷,痴是没有理智的那个痴,迷是没有克制的那个迷。你真不知道,所谓量化的快乐应该是些什么,但总有一些瞬间,开水恰好的温度,水质恰好的甜度,然后是茶叶无意的合适度,最重要的是,你恰好有那样的一个时间,也许是在等待的困顿之中,也或许是在浴后的遍体舒坦当中,与这么一杯茶水遇见,真的与任何物质的东西无关,比如茶叶的价钱,也真的与身份无关,在光着身体的时候,民主这玩意更倾向动物性。喝一口这样的茶水,你叹息,你回味,然后忽然放松了自己,腋下生出翅膀,也许是风,自由这个东西,从来没有如此强烈,最关键的是,你解放了自己的心灵,不要夸张,但真的是, 你抬头的恍惚之中,风淡云清,历史定格在这月朗星稀的夜晚,窗户也许只是容纳了半个月亮,一切只是虚写,但真实是你内心的全部。

我们这一代人,惶恐过,幻想过,莫名其妙中,过着感觉并不踏实的美满生活,对于什么是好东西,有认识但未必坚持,这是个暴发户的时代,一切消费都带着苦尽甘来报复的性质。以至我们不清楚也不敢明确什么是幸福。吃一杯茶,拿着满嘴的香与回甘,然后有将价格标签忘却的勇气,气定神闲,吐气如兰,忽然想起书上那些从容的古人,想像他们的悠然也想像他们的平静,南山在望的东篱之下,他一抬头,与你目光一起远眺,迤逦风光,无限江山。这是如何的一个坦然,也是如何的一个释然。茶叶翻腾,水清如见,但饮无语,长太息之。所谓境界,也莫出一个“品”字。

好茶叶不如好时间,好时间还需好心情。茶叶,时间,心情具有,也莫若有有个好朋友。

什么是“空”,棍子打三百下头,也不如一杯茶喝下去,在榻上坐上呆呆的许久。

以茶悟禅,禅是一种抽离。

以禅品茶,那么茶,就是一种介入了。

虚幻的东西还是要说的,喝茶时候,也往往谈的是红尘里的事,只是,陶然之间,红尘犹如世外,我辈,不可避免的超然了。

是以为茶之再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