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记忆中的年小食

过年的时候,每家客厅的茶几绝对是一景儿,吸引着小孩们的贪婪的目光。每年初一我们去给爸妈拜年,进门寒暄行礼分了压岁钱后,孩子一准儿坐到了茶几前,先连着扒上几块不老林糖吃。妈妈每年都在茶几上水生一瓶含苞欲放的红色郁金香,在铜钱形白瓷干果盒里摆满各种炒货,榛子、松籽、核桃、花生、黑白瓜子还有开心果。更有若干黑漆红里的木头碗一字排开,有红枣、腰果、杏仁、雪饼、什锦糖果……还有一打纸杯一壶热茶和两大桶饮料,一桶橙汁、一桶雪碧。最后当然少不了现炸的满满一盘子虾片和套环。

小时候在乡下过年, 男人们忙着杀猪宰鸡、凿冰捕鱼,女人们忙着洒水扫尘、和面垛馅、团粘豆包、炖肉炖鱼熬皮冻……小姨小舅们从集上买回来烟酒糖茶、炉果、江米条、毛嗑、五香花生米还有水果软糖统统都被姥姥锁在红木箱子里,那是从初一到十五待客用的。有时候拗不过我和妹妹的央求,姥姥就打开箱子,分给我俩一人一块水果糖,再小心地锁好箱子,过不了多久,又在我们的恳求下,打开箱子给我俩分一点毛嗑和花生角……

为了堵住我们俩的小馋嘴,除夕那天,姥姥在炸完土豆盒、野鸡脖和萝卜丸子之后,一定要炸点虾片和套环。年前姥爷就买好一盒大连虾片,包装盒上那两只红红的大对虾很是诱人。看着姥姥撕开塑料袋,把透明的圆虾片一个个丢进沸腾的油锅,变戏法一样片刻就膨胀成好大的一片片白云朵浮起来,马上用筷子捞出,一会就炸出一大盘儿,吃起来咔嚓嚓响,又香又脆又鲜美。套环是一种东北特色面食,好像只在过年的时候才做。舀两大瓢面粉,加两个鸡蛋,洒点白砂糖,添温水和面后把面团擀成片,先用刀把面片切成长条,再把长条切成一个个菱形片,中间横着切一刀,用手把一角从中间切开处穿过去一翻一拉就可以了。姥姥每次都是边翻边扔进油锅里炸,炸好的套环像充了气似的涨起来,变成一只只金黄色的小鹤。新出锅的套环吃起来油润绵软,放凉后变得酥脆,有甜甜的麦香。

炸好的虾片不宜久放,一天吃完,现吃现炸。套环却可以炸上一大盆,和炸好的土豆盒、野鸡脖、萝卜丸子一起放在一深腰柳条篮子里,吊在下屋的房梁上,随吃随取。正月里人们疯起来没时没晌,男人们打麻将打个通宵,女人们围坐在炉火前一边嗑着瓜籽儿一边聊到月落西天,孩子们成群结队提着灯笼夜游窜门放鞭炮,要不就挤在一处听村里的老人儿讲神怪鬼故事。那柳条篮子里面的吃食,就是大伙儿的夜宵,打尖儿的美味。虾片、套环孩子们爱吃,而 “野鸡脖”可是人见人爱,一摆上桌,就有四面八方的手伸过来,你一块我一块抢个精光。所谓“野鸡脖”可不是野鸡的脖子。瘦猪肉垛碎,加葱、姜末及盐、酱油、花椒面调味和馅,大白菜叶用热水烫下做皮儿,有时也会烙几张鸡蛋皮,在菜板摊开晾凉的白菜叶或鸡蛋皮,顺边码好馅一卷,裹稀面下热油炸,炸成焦黄色出锅码盘;想吃的时候就一根根切成段,可以下酒,可以做好喝的萝卜丝丸子汤,当然还是随手拎起一根当零嘴吃更过瘾。

p8748781

现在许多人家过年已经不再做这些费时费力,又看似不健康的油炸食品了,但依然有人家年年都做,好像过年不做不吃这三样,这年就好像少点什么似的。我们家以前姥姥做,后来妈妈做,今年过年是我自己站在热油锅前学着做,妈妈在旁指挥,爸爸和爱人围观,孩子搓着手等吃。手忙脚乱烟熏火燎,四处奔蹿的不仅是诱人的香气,还有浓浓年味和一家老小的欢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