萝卜筒子骨汤

每次回家,冬季的萝卜筒子骨汤是必不缺席的。

冷得搓手都只能搓红而不会搓热的季节,喝上一碗热乎乎的萝卜汤,从胃暖到心底,一下子,连脚尖都舒展开来。这可是冬天回家的一大幸事啊,窗外面呼呼刮着冷风,回到家里还是冻得直打哆嗦,鼻子却率先苏醒过来,闻到空气中一股萝卜汤的香味,寻香而去见桌上早已经摆着一个大大的白瓷盆,盆里晶莹透白的是白萝卜,碧绿晶脆的是芹菜,拨开萝卜,下面藏着一跟很大的筒子骨。我早已迫不及待,要喝一口来暖暖我的胃和暖暖我的手。

“怎么样,好喝吧?”才刚刚喝第一口,温润的汤才刚刚沾湿我的舌头,妈妈装作漫不经心,却一直用眼角瞟着我的反应。

我轻轻吹开碗边的热气,汤奶白带着一点点的黄色,涟漪往前方慢慢皱过去。我仔仔细细的喝了一口,咂嘴了半晌:“好喝!”。

于是妈妈心满意足的给爸爸盛,给自己盛,好像我的“好喝”是她的最高奖赏。

这汤虽是寻常,却费时良久。清晨妈妈便去了菜市场,去出摊的肉摊上挑上好的筒子骨,新鲜的骨头颜色大部分是雪白,而肉色要鲜红,不能发暗,闻起来没有异味;而萝卜则是乡下亲戚送来的大白萝卜,爽脆,不发糠,不发辣,只存着萝卜特有的甜脆,做汤的时候切成麻将大小;早上就一直在煮的骨头汤,煮到现在都已经成了奶白色,等汤已煮好,骨头的精华全部煮出来时,将切好的萝卜放入其中再煮一会儿,出锅的时候撒一把芹菜,撒盐,奶白的奶白,碧绿的碧绿,汤中隐隐约约半含半露的浮出小岛一样骨头的一部分。妈妈说,盐一定要快出锅时撒,这样汤头会更加鲜甜。

这是只有在家才能喝到的味道。每每在外就餐时候,点了相同的萝卜骨头汤,却总不如家里吃到得鲜美,骨头只剩下一点点肉末,谁会和家里一般,把整块大骨头都夹到你碗里,生怕你营养不够呢?而芹菜的颜色也发暗,这又叫什么萝卜骨头汤呢。至于每次在外面吃饭,也像例徇公事一般了,只求温饱而已。但每次在家吃饭,妈妈在我尝了第一口之后总是要问:“好吃吗?”而我也总是回答:“好吃!”我家是不信宗教的,但是这一问一答简直成了我们家宗教的仪式,没有了这一问一答吃饭就仿佛不够完整;她总是乐于问,而我也乐于回答;即使每次尝到的味道都是一样的,一样的“家里”的好吃。

文/木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