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春之饼:菜分红绿簇新盘

冰消雪释,负冰鱼聚。到了二十四节气之始的“立春”,菜市场的绿豆芽早早就卖掉断了货,芹菜、韭菜也很抢手。天价的嫩黄瓜,人们也都会卖上几根回家。“打春吃春饼”可是沈阳人雷打不动的习惯。在我们家,正月十五的元宵、端午的粽子、中秋的月饼都可以不吃,但立春这天的春饼是一定要吃的,春饼就是这样一种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美味。

立春之日吃春饼的习俗据说早在晋时就有,明代李时珍 的《本草纲目•菜一•五辛菜》记载:“五辛菜,乃元日立春,以葱、蒜、韭、蓼蒿、芥辛嫩之菜,杂和食之,取迎新之意,谓之五辛盘。每年立春这一天,人们就将面粉制成的薄饼摊在盘中,加上初春的芽蔬食用,故称“春盘”。立春时节的东北,气温还在零下十几度,没有大棚蔬菜的时候,想吃个鲜嫩的绿叶菜实在是个奢望。

那时候东北人吃春饼必备的菜式有:炒胡萝卜土豆丝、炒绿豆芽、酸菜炒粉还有京酱肉丝。土豆、胡萝卜是菜窖里藏的秋实,绿豆芽是提前几日自家生好的,酸菜不用说,选了缸底最入味的,还一层层拨去叶帮,只要几棵酸菜芯。做京酱肉丝的猪里脊肉是腊月杀年猪时特意留下的。去冬晾在屋檐下的大葱,随手拎几根,拨开外面风干枯脆的皮儿,只留肥绿的葱芽切细丝,葫芦罐里摸几枚红皮鸡蛋,打散摊成薄蛋皮儿切丝。一盘盘摆上炕桌也一样赤橙黄绿春满人间。妈妈烙的春饼又薄又劲道,京酱肉丝也做得鲜香嫩滑;爸爸则是切丝高手,葱丝酸菜丝土豆丝鸡蛋丝都切得精细匀溜,配着刀在菜案上气壮山河的“嚓嚓”声,别提多带劲了,我和妹妹两只小馋猫似的在灶台前后厨房内外不停地转悠,一会叼两口这儿,一会偷两块那个……

吃春饼也是一乐,没耐心的小孩儿会把各种菜肴堆在摊开的春饼上,小山一样高,等卷的时候才发现卷不上,就胡乱一裹,裹成个包子形。春饼要卷得地道,还得用筷子。先用筷子把各种肉菜整齐地码在摊好的春饼上,不能贪心,每样一筷头就可以了,然后将春饼的一边顺着筷子卷起来,下端往上包好,用手捏住,再卷起另一边,卷好了放在盘子上,再将筷子一根一根地抽出来,卷出的春饼又紧实又粗细均匀。春饼卷好用手拿着吃就可以,而且要从头吃到尾,这叫“有头有尾”。

相较于制作菜肴,烙春饼更考验一个人的手艺。我烙的春饼每一层总是大小不一,有时还会粘在一块儿启不开,也试着像饭店做的那样改成“蒸制”法,可味道和口感终是差了一点。今年立春前后,便试着做了一次改良版春饼:“薄鸡蛋饼”卷“五彩素盘”。薄鸡蛋饼的做法很简单:半斤面粉,打一个鸡蛋,再倒点牛奶,加纯净水搅拌成稀稀的面糊。平锅点少量橄榄油,妥一汤勺稀面糊进去,轻摇成和锅底大小相近的圆形,每面烙10秒左右即可出锅。“五彩素盘”是把素鸡、韭菜、豆芽、胡萝卜和发好的黑木耳一起切丝清炒即可,喜欢的话也可以切点葱丝、黄瓜丝、火腿丝一起卷进去,制作这种新式春饼只需20分钟左右,简单随性,是单身贵族和二人世界的首选,想偷懒的妈妈们也可以尝试下。

p8165980

记得有年立春,我那叫立春的妈妈尚在外地旅行,于是决定自己试着做顿春饼吃。那是我平生第一次做春饼,春饼做大了,等下平锅时,才发现比我家的平锅底还大一圈。刀工也不咋地,切丝的都变成切段了,但最后四个菜外加满满一叠春饼端上桌,看着孩子大快朵颐,听着爱人不吝言词的盛赞,还是很有成就感。因为当年那个坐在桌子前托着下巴垂涎三尺等着春饼来的小丫头,而今变成了笨手笨脚的妈妈,也信心百倍地去试着满足另一只小馋猫期待已久的愿望。

春盘节物新,春日年年好。小时候吃春饼,是盼着借“咬春”的由头解解馋,现在吃春饼,是盼着长冬快点过去,春回大地,馥郁清香。美食当前,家人相伴,尽可跟着诗人们一起吟唱:不是人间偏我老,今朝一岁大家添。晓寒细雪路漫漫,人间有味是清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