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好是否在大闸蟹和红酒中崩盘‍

沉闷的伏天,空气的温度和湿气令人感觉窒息。前一晚睡前打开空调,吹到头疼。关掉后又无法入眠。浑浑噩噩的躺到天光大亮,起床从冰箱里拿出蔬菜,拌了一盆凉凉的沙拉。清爽的早午餐,从味蕾开始叫醒慵懒的神经。

偶然发现刘若英早年的电影,《少女小渔》,它成为餐桌前的陪伴。

Mario问小渔她来美国的原因,小渔说,江伟。他问她是真的爱他吗,她说是。她对他的感情像是一日三餐的自然索取,不怀疑不埋怨,她应当是如此的。

那日下班,她买了一只新鲜的大闸蟹。青灰色的壳子,被五花大绑着悬挂在华人街的店铺门口。她微笑着看到它,一瞬间的笑容里漾的满满的期待。

江伟那么自然的从手中接过,兴奋的放到水龙下细心洗刷,小心翼翼的像是在捧着生活里易碎的幸福。江伟在简陋的餐桌上亮起昏黄的小灯,准备好酱油碟,满心欢喜的等待着小渔将大闸蟹取出锅。

小渔吃蟹腿,江伟吃蟹肉。纵使那是早已归于平淡的温情,在餐桌上,已经读的出其中的不平等。

热热闹闹的晚餐,让一起合租的朋友围观羡慕。

小渔为了逃避移民局的追查,不得不与年近六十的Mario假结婚。他夸奖她的英文不错,她浅笑着说,In America,I had

to。说这一句话的口气与眉眼,满满的浸着多少无奈。

卑微的生活是经不起对比的,当江伟看到Mario在家中为小渔准备的高脚酒杯还有灯光下优雅的白瓷盘,彻底的被激怒了。

那些在岁月和生活夹缝中蓄积的矛盾,此时此刻毫无遮拦的爆发。

影片的结尾,小渔终于发现了自己。她在因为病痛折磨的Mario和在门外等候的江伟面前,选择了前者。她有过犹豫的,但她却扑倒在Mario面前说,I

am your friend。

你以为的爱,都不是真的爱。小渔对于江伟,已经是习惯性的依赖和占有,他对她是缺斤少两的,不然他怎么会走到最后一步,在门口却放了手。

对于小渔来说,和江伟分食一只大闸蟹的幸福,那是温热的期待、关于未来的小心推敲和细致品味。

和Mario的红酒晚餐,是对另一种生活姿态的仰望和全新体验。

难免想起初来北京时自己也曾度过的艰难时光,发薪日两个人的红烧排骨,在折叠餐桌上吃的幸福满面。而所谓爱情,最后还是在太平凡的柴米油盐中崩盘。

有些人,能够与之共苦,却无缘同甘。‍

文 残小雪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