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梅凸起

敲下这篇文章的标题,口水已经滴湿了键盘。不过,引发这口水不是曹操那忽悠将士的酸青梅,而是那脆甜,只有一点点微酸的杨梅。只要轻轻咬破那乌黑的杨梅,一股奔涌而出的鲜红梅汁马上就会染红双唇、染红牙齿、染红年复一年的思念……

笔者一直对杨梅没有什么特殊的印象,直到三年前第一次随张新民兄到汕头市潮阳区金灶镇采乌酥杨梅,才彻底被杨梅那甜中带一丝微酸的、热恋般的感觉所征服。那个夏天偏偏也是天公作美,不但不闷不炎热,甚至还有丝丝凉风,到金灶镇,看到一位四岁许的小女孩在刷衣服,打上肥皂,淋上水,有板有眼刷得很认真,额头还有几滴汗珠,那场景,现在想起来还心酸要比劣质杨梅的酸还要难受得多。时将近中午,肚子有点饿,朴质的果农却说马上带我们去杨梅林里摘果,笔者犹豫了一下,果农说,村里的人早上起来去摘杨梅,是不先吃早饭的,杨梅是边采边吃,中午回家才吃饭。祖祖辈辈这么多年来,采杨梅人还极少得胃病。杨梅不洗可以吃?回答是肯定的。果农解释说,树上的杨梅是不长虫子的,特别是农历小暑前后,特别是没有下雨时(下雨时通常是不摘杨梅的)。摘了一颗发黑发紫的杨梅,仔细看了又看,确实是没有虫子,便战战兢兢放入口中,那股甜立马让人忘记了一切,忘记了所有的担忧、忘记了所有的羞耻,一颗接一颗,疯狂的吃,进而还把杨梅核轻轻一磕,核竟破了,满口的香……这一幕,宛如是一对相思已久的妙龄男女,献出彼此的初吻后,便旁若无人地做出一阵接一阵的湿吻!

乌酥杨梅极易辨认,成熟果色紫黑至炭黑,果近球形,果蒂呈鲜红色,大而凸起。美籍知名华人画家王介眉先生是半个汕头通,他说乌酥杨梅那凸起的果蒂让他想起乳头,所以每年都会去最求。不过,王兄对这“乳头”的痴迷,远远不如拥有多家餐厅的洪瑞泽兄,一次成隆行的柯伟莅汕,适逢杨梅季节,托他带点乌酥杨梅给洪兄,洪兄为了这千里之外的杨梅,推迟出差的时间,翌日凌晨三点,等误机数小时的柯兄将杨梅送到其府上,大啖百颗,方才恨恨睡去。

乌酥杨梅相传为清朝年间汕头潮阳区西胪镇内輋村村民从一株野生杨梅单株选育后经嫁接繁殖而成,至今已有250多年的栽培历史。其特点是果肉厚、细软、汁多、味甜,有香气,为中华两大名杨梅之一。另一个非常出名的杨梅当属“晚荠蜜梅”,是浙江省农业科学院园艺研究所从浙江主栽的“荸荠种”杨梅中选出。这个优质的晚熟杨梅新品种的特点是个大核小,肉厚结实,酸甜可口,含水量低,耐贮藏和运输,该品种比传统的浙江余姚荸荠种延迟成熟5天以上,鲜食与加工品质均优。

杨梅不但可以生吃,也能入药。唐代孟冼《食疗本草》载,“杨梅性温味甘酸,可生津解渴和胃消食、止呕止泄,适用于津少口渴、食积腹胀、吐泻腹胀、吐泻腹痛等症,还可用于外伤出血、水火烫伤等。”明朝宰相徐阶曾写诗描述杨梅:“折来鹤顶红犹湿,剜破龙睛血未干。若使太真知此味,荔枝焉得到长安。”在他们看来,杨梅要比荔枝更为尊贵。

杨梅的挑选比较简单,色深至黑紫者为佳,表面没有破损、压伤或局部糜烂状,指感硬挺者为上品。吃杨梅若用加盐的凉开水洗过,点上加盐的酱油,会感觉更甜一些,不过,也许香气会淡一些。名梅荸荠种个大肉多水偏少,乌酥杨梅个小核酥水多,笔者个人偏好果蒂凸起的乌酥杨梅,一遍一遍地要它,望着杨梅的凸起,竟也扬眉吐气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