臭滋味

食物的滋味其实远不能用酸甜苦辣咸来概全,“臭”是许多地方人们喜爱的味道。

在北戴河见过一种腌制的鸭蛋,打开后是咸咸臭臭的,叫变蛋,当地人喜欢早餐稀饭佐以变蛋,别有风味!一心想试一试却无勇气。上大学在北京实习时,师傅叫我用“王致和”的臭豆腐乳抹在烤馒头片上,刚开始心犹存疑,在师傅一再鼓励下咬下一口,口腔中馒头片的焦脆混合着臭香直冲脑门子,就像奶酪抹在面包上,味觉的撞击让人记住这可爱的味道!于是师傅又把她爱喝的豆汁逼我尝一口,我以为和馒头片一样好吃,于是猛地灌下一大口,整个胃翻江倒海,人差点沒晕过去!

于是乎我对臭有了截然不同的态度。去杭州必吃“外婆家”的蒸臭豆腐,然而对家乡武汉街头的油炸臭豆腐敬而远之,每每路过都会掩鼻而逃。上海滩的臭苋莱杆奇臭无比,让我无法理解精致妆容之下的上海美女们如何咽得下去?可是在黄山脚下品尝过臭桂鱼,我就爱上了这人间美味,还试过多次去还原这滋味,无奈广州的气候始终不能让桂鱼腌制出那种臭香臭香的滋味……

记忆中最初对臭食物的认识,是小时候楼下邻居家隔一段时间就会炒的臭鸡蛋,那种浓烈的臭味弥漫在整栋楼,小小的人常常不能理解楼下阿姨为什么要等鸡蛋放臭了再吃,那味道似幽灵般飞舞在空气中,钻进人的肌肤里,让我幼小的心灵饱受煎熬,带着浑身上下沾满的臭鸡蛋味去到学校,坐在课堂上心神不宁生怕同学们侧目!但据说炒出来的臭鸡蛋是鲜香下饭的。

对臭滋味的顿悟是在四川大足的一个专门吃鱼的乡野小馆,我看见厨子们围着一个土瓷大碗津津有味地吃饭,别无它菜,那碗中盛的就是变臭的鸭蛋和鸡蛋混合蒸蛋,颜色灰中有白、黄中带青,那帮厨子见我掩鼻伸头好奇张望,热情地招手唤我尝一尝“美得很”的送饭莱,我微笑摇头。这几个乡野厨子津津有味、心满意足的样子让你觉得人间美味不过如此!

原来臭也是一种美滋味!它伴随着人们平凡的日子,虽不能登大雅之席,却能给百姓一种独特的感受。这也就是俗话所说的“闻着臭,吃着香”吧!

图&文/冬冬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