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来一碗臊子面

去年冬天,我独自离开家乡去国外求学。对于十五岁的我来说,前方的一切充满了挑战。如今已离家半年,回过头发现很多困难通过努力就可以克服,比如语言。很多事情却总是不能释怀,比如想家。

来到新加坡的第一个春节,父母不在身边,我和其他小伙伴便打算自己做一顿年夜饭。每个人都是曾经被娇生惯养的孩子,可如今聚在一起,都在尽力回想在家里妈妈是怎样做菜的,都在尝试着模仿她的样子摆好案板拿起菜刀。每个人都决定贡献一道菜,做面食的重任也就交给了那些不想炒菜的男生。

出乎意料的是,那些男生在厨房里捣腾了半小时后,竟也端出了像模像样的臊子面。菜汤里满是小粒的土豆、萝卜、豆腐和牛肉,虽说卖相不怎么诱人,味道却远远比平时的食堂好。男生们兴奋地讲到,他们把冰箱里能用的蔬菜都拿了出来,或是切条或是剁块,再配上从家带来的各种调料,一锅菜汤就完成了。每个人都把以前超市里买的面在一起煮,这样我们的餐桌上除了简单的凉拌黄瓜、青菜炒肉等等之外,还有一盆有油水的臊子汤,和一锅冒着热气的百家面。

因为每个人都不想错过春晚,一桌菜很快就被消灭干净。可就算吃得再快,我们还是尝出了家里久违的味道,尝到了最爱的土豆化在汤里变做浓香,尝到了芹菜的清脆,尝到了花椒。

半个月前,爸妈趁着学校放假来新加坡看我。来之前,他们无数次在电话中问,那边有没有新鲜的肉啊?那边蔬菜种类多不多啊?那边做饭方不方便啊?他们似乎做好了把整个厨房搬过来的准备,而我也等待着那些美味来满足我的胃。

他们到达的第一天中午,爸妈就从行李中拿出丰盛的小吃。在几袋豆干和红枣下面,是他们仔细打包好的鸡爪、包子和酿皮。这些曾经不以为然的食物,如今在我的眼里却是珍宝。 有一天晚上从外边回来,刚进门就闻到了厨房飘来的香味。走进厨房,两个熟悉温暖的身影在灯光下用爱给他们的孩子做饭。

爸爸在一旁收拾案板,妈妈系着围裙不停地挥动菜铲。餐桌上早已摆上了属于我的那碗臊子面,粗细均匀的面条,漂在上面的蛋花和木耳,色泽诱人的萝卜土豆粒,散发着清香的绿菜——那是我多少次梦中的味道。妈妈也早已用老家的辣椒面炼好了辣椒油,再配上自家的陈醋,一碗面用料丰富,不咸不淡,色香味全。我冒着大汗,还没等爸爸把炒好的菜端上来,面已然被我消灭了一半。

吃到最后,碗底还剩些化了一半的土豆和几棵香菜,我笑着一口喝完,最后几粒调料还留在那里,转头爸妈深深地注视着我,一切都和记忆中的一模一样。

只是现在爸妈走了,学业也渐渐忙起来,我只在手机里存了那碗臊子面的照片,却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再来一碗。但其实也不难,放点土豆,放点鸡蛋,放点香菜,放点辣椒,再下一碗面,就这么简单。

幸福也这么简单。

图&文/Monica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