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到一年艾草成熟时

寒冷的冬天,在众多果蔬都进入“冬眠”状态之时,却正是艾草成熟飘香的季节。作为幼时挑食的我能咽下的唯一蔬菜,我对艾草一直都有着特殊的偏爱。每当奶奶买回鲜嫩的艾草,我总喜欢掬一把在手里,贪婪地呼吸着它独特的味道,并在心里默默地欢呼雀跃着:久违了,我亲爱的老朋友!

说到这儿,可能有些看官并不知道艾草到底是何方神圣,那我就先来普及下艾的小知识吧。Duang~Duang~Duang~艾草是一种多年生草本或略成半灌木状植物,多生长于我国的南方地区。性味苦、辛、温,入脾、肝、肾,植株有浓烈香气。全草入药,有温经、去湿、散寒、止血、消炎、平喘、止咳、安胎、抗过敏等作用。此外,艾草还是悠久民俗文化的象征,有民谚为证:“清明插柳,端午插艾”。每到端午之际,家家户户都会在门前悬挂上艾草和菖蒲,“避邪却鬼”,以防蚊虫。

不过在我家,艾草主要以食用为主。新鲜的艾草买回后用心择好,用清水冲洗干净便能“自由发挥”了。我们最家常的菜色,便是艾草炒鸡蛋。洗净的艾草用菜刀稍稍切碎,放锅下油细炒,快熟之时均匀倒入事先搅拌好的三两鸡蛋,再翻炒几下即可出锅。看似再简单不过了,可这卖相“平淡无奇”的艾炒蛋却是让我欲罢不能的一道美味。迫不及待地夹上一躇,绿油油的艾裹挟着金灿灿的鸡蛋,冒着热气在我筷子间摇晃着,明摆着是引诱我“犯罪”的节奏。一口咬下,强烈的艾草香气霎时涌至鼻翼,同时艾草那独特的苦涩味道也在口中挥发着,弥漫着。可别急着把这“带刺的野玫瑰”吐出来呀,夹杂在其中嫩滑爽口的鸡蛋这时有着中和口感的妙处,细细咀嚼,你就会被这甘甜的后劲吸引,无法自拔。这道先苦后甜的菜式每每一上桌,便会被我以极快的速度“一扫而光”,连汤汁都没能“幸免”。

当然,艾卷也是我家每年必备的年菜之一。近几年,“全荤肥腻”的腐卷在家中的地位急剧下跌,取而代之的就是“荤素相间”的艾卷啦。艾草和着猪肉捣碎做内陷,用腐衣裹成长条状,封好头尾放入锅中,煮熟后便是老幼皆爱的美食。每年的年二十七八,做艾卷就成了我和奶奶的“重头戏”,奶奶裹陷我封口,祖孙两人忙的不亦乐乎。这也是我和老人叨家常的温馨时刻呢!

清明前后,客家地区的人们还会用艾草制造特别的糕点——艾糍,也被称作艾粄。取当下最鲜嫩的艾草和糯米粉按一比二的比例和在一起,以花生、芝麻及白糖做馅,再将之上笼蒸熟即可。这种时令小吃在我小时候经常能吃到,可现今,人人都急躁求快,早已没有当初慢条斯理的心境,做艾糍的人自然更是少之又少。极偶尔的时候,我才能吃上让我魂牵梦萦的艾糍,却已不再是当年我熟悉的那种味道了。

有时候,思来想去我也觉得很是奇怪,为何对各种苦味食物敬而远之的我唯独对艾草情有独钟呢?百思不得其解,看来还是不要自寻烦恼,相信我儿时的味蕾继续做艾草的“忠实粉丝”吧!瞧瞧人家,虽是随处可见的野菜,也自有属于自己的那片春天啊。人也是如此,只要努力不放弃,属于自己的那份精彩终究也是会来到自己身边的。

不多说了,一盘可口的艾炒蛋已经静静地躺在今晚的餐桌上等着我“宠幸”咯……

图&文/浅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