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余贩后

有道是小别胜新婚,如果是思念了近一年才能再次拥有,或许除了疯狂之外,恐怕就还有些怨恨了。这当然讲的不是人话,绿茶,不易存放,给人正是这种感觉!怨恨总是不阳光的事情,这时,拿了人家些须茶叶的伪文人责无旁贷地充当卑鄙的掮客,为歹毒的茶贩子造火箭发射卫星,炮制出什么“500克西湖龙井头茶在杭州拍出18万元天价”的新闻,这下子,跌入黄海也洗不清身上的茶铅。

实在看不过眼,今年3月22日,笔者在新浪微博上开骂:“个人认为,龙井是最差的绿茶之一。理由,产茶海拔低,春茶出茶时间太早。打仗时小兵在前头!”接着又粉丝问什么绿茶是好茶,笔者答:“最佳时节出的、海拔高、土质好、品种好的、树龄老的有机绿茶,如上等制工的、茶质好的蒙顶山甘露。”绿茶和其他茶的种类一样,同样需要比对过才有发言权,每年全国各地的顶级绿茶到本人手里不下十个品种。如名画家王介眉兄去年送的梅家坞的好龙井,品到最后,感觉还是不如人家,龙井有香,但肉感明显不足,拿美女来比喻的话仅能称上黛玉!

长江流域是绿茶的主产区,名气响亮、产量最多属浙江的绿茶,长江中上游的绿茶产区尽管有海拔、环境等优势,但因现代文化描述和宣传等相对滞后的因素,产业发展缓慢。例如曾在上世纪五十年代末被评为全国十大名茶的甘露,尽管有茶圣陆羽的“扬子江心水,蒙山顶上茶。”诗句可以吟咏,尽管有“植茶始祖吴理真”的故事为其撑腰,尽管有唐玄宗钦点其为贡茶,尽管蒙顶山是茶马古道的始发地之一,但是,江南的茶贩子有多少人听说过蒙顶甘露?国内号称茶叶专家、品茶师者又有多少人喝过蒙顶甘露?甘露之外,黄芽、石花、米芽这些,恐怕就有不少茶界达人闻所未闻了。去年夏天得到的万青银叶和玉叶长青,曾被我拿去炒虾做菜,甚是好玩,至于这些是什么东东,有心人自己上网搜索去吧。

至于绿茶如何冲泡(那位跳出来讲什么凤凰三点头之类的先赶去,拉黑),这可大有古法可考,窃以为,潮汕工夫茶的冲泡方法,乃至日本、台湾的茶道,应该是从古江南文人雅士冲泡绿茶的方法演变而来的。古时江南人煮茶是一种非常交流,炭炉、铁壶必备,然后需准备一个“茶海”,大概是一个大的紫砂碗,中间放冷水,碗中再备一只紫砂壶,当“续水壶”,铁壶中的水烧开之后,注入续水壶中,这样水温就可以迅速降温(上等绿茶初水65摄氏度,终水95摄氏度),再从续水壶中把水冲进装茶叶的紫砂壶(一个壶就只冲一种茶叶)。杯子用的斜尖底的小茶碗,还必须有个杯碟。喝茶时主宾两人在小方茶桌前对坐,茶冲好之后举杯互相致意,慢饮而尽。一泡绿茶冲七遍,就要换新茶叶。一两泡茶喝完,就把茶盘搬一边,摆上棋盘对弈,一切交流尽在棋语中。若客人不识下棋,主人便搬出古琴弹奏,客人或击掌而歌,或击案附和,若客人不识主人琴声,主人也只好是对牛弹琴了。

茶贩子忽悠的早产儿茶固然不足取,但是,笔者坚定地认为,无论哪个茶种,春茶都是最好的。这就像男的的女的,都是第一次宝贵,但是太小就有第一次,那不但没味,只能是茶贩子制造的犯罪。赶走茶贩子之后讨论茶,总的来说,构成一壶好茶的因素还是蛮多的,首先是茶的品种,此外茶种植的海拔、产地气候、土壤情况(含肥料使用)、茶树的丛龄、采摘时间(包括采摘时的天气)、制作工艺、储存方法、冲泡水平乃至品茶人喝茶时的心境都有影响。

有了上述的条件之后,评判茶的好坏其实很简单,可以归纳为三个字“香、甘、滑”。

“香”是茶的灵魂,没有香的或者香气不足的茶,都难称上品。世界上销量最大的红茶普遍被认为无香,或者是调和的香味,但是,好的红茶香气也是很足的很纯的。去年汕头市茶文化学会名誉会长郑文坚和loveq.cn的CEO Hugo两位方家到笔者一闲间喝茶,三泡顶级的凤凰单丛之后,笔者拿出一泡野生滇红金丝毫,竟将单丛的茶味全盖了。好的普洱茶同样也是有香的,普洱茶分散茶和压制茶,无论做成沱茶、茶砖、茶饼,都是为了运输和保存,上等普洱,做生也罢,做熟也然,做成散茶赶紧喝掉,一直是大户人家的做派,没喝过香气很好的普洱散茶,不算懂普洱。

“甘”一是指回甘,好的茶叶喝完之后口齿生津,这是必须的。另一方面,甘醇的茶不应该感觉是单薄的,是浮香的,它需要有底蕴、需要丰满,土一点形容,好茶感觉有“肉”,比较稠。脸上无肉十八恶,说好听点是清冽、是骨感美人,说难听点是苦瓜脸,不小心摸摸会做恶梦。中庸之道还是要圆润,要贵妃之美,因而,笔者推崇高山老丛之绿茶。

“滑”的评判比较简单,就是入口柔顺滑口,喝完之后口不干不涩。所有的茶种之中,个人最不喜欢清香型铁观音,就是因为大多喝完后口很干,从中医的角度讲,口干则肾伤,轻浮的清香型铁观音是否给您一种喝完一锅浓味精汤的感觉?相反,好的凤凰单丛,香、甘自然不在话下,关键要滑。人不滑一点,会死的很难看!

让铅华褪去、让茶贩走开、让不懂茶的无耻掮客一边凉快去,这样,真正的茶才能生存下来,茶余于贩走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