韭菜盒子历险记

春暖花开的时节,连菜市场里都比往日热闹起来。一天在住处附近发现了在隐蔽处的一个大市场,周末特意早起前去采购。

这种地方,总是难以发现和我一样的同龄人。大多是拖了带轮子的小车子来采购的退休老人,还有张口闭口家长里短的广场舞大妈。她们彼此分享着哪一家的鸡蛋和大米更便宜,哪一家超市正在打折,晚上可以相约共同前往。

新鲜的蔬菜都是带着露水的鲜艳颜色,总是觉得时间不够用,每一种菜都尝一遍,想必也要花费些时日。

迎面扑来都是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属于春天的味道。蔬菜、水果,还有面食区散发的热烘烘的麦香气,在各种讨价还价和叫卖声里混成一段只存在于人间的美好剧集。
正是食韭菜的季节,大堆的韭菜摆在菜摊上,几乎每人手中的袋子里都装了一大捆,散开的叶子从袋口冒出来大截。

也买了一小把,在市场里乱逛时,琢磨着怎么做来吃。

想起小时候到这个季节,家里的周末午饭会换成简单的韭菜盒子。家人用两张圆形的面皮夹住馅料,在锅中烙熟后用菜刀一切两半,于是韭菜的浓郁味道从切口处肆无忌惮的飘出来,热腾腾的白烟笼罩在上面,很是诱人。搭配一碗白粥,每次都会不小心吃到撑,然后向大人们汇报吃掉的战果。

离家生活后,也偶尔尝过在市场或餐厅里买现成的韭菜盒子,不是太油腻,就是馅料的味道欠佳,无法吃的如意。加之其味太重,常常遭到众人的损贬,好像是在美食队伍中遭受歧视的一员。所以它的身份变得尴尬,独自在外食用不够优雅礼貌,和好友聚餐分享又不能把它端上台面。

回家取出面粉,在面盆里揉了面团,小心翼翼的做了半块烫面,偏偏喜欢吃半透明又柔软的面皮。制作面食的技艺欠佳,桌上、地上、身上散落了白色一片。

回到卧室换了件居家的衣服,系了围裙再次来过。摘去韭菜根部的污泥,煎了薄薄的鸡蛋饼,把香菇切丁,撒了十三香来拌馅。

擀出一张圆形的面皮,把馅铺满一半,另一面合过来,做成半圆形。收口的地方沾些水,按紧。无油的平底锅烧热,调成小火,放入,等一会翻面,看到底下烙出的金色饹馇,饥饿感又被再一次的放大。

看了看手表才发现,筹备太过投入,这顿午饭比往日迟了两个多小时。中途不小心被锅沿烫了手腕,红红的一道印子,隐隐的疼,冲了凉水也不见效。

烙熟了三个韭菜盒子,烫面的皮子是半透明的,绿色韭菜掺着黄色鸡蛋的馅料隐隐约约看的清,欲遮还羞的。摆在瓷盘里,兴冲冲的摆到餐桌上。

电脑里播着蜡笔小新,来不及等它变凉,已经边吃边吹气的进肚一半,满屋子都是韭菜浓郁的味道。

搭配了白粥。吃饱喝足后,返回收拾被面粉折腾的一片狼藉的厨房,也很是甘愿的。

有些食物,经双手烹制才知其香。有些日子,要双脚踏过才知其味。

文/残小雪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