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盘土豆丝的阴晴圆缺

周末,先生探进厨房嚷嚷道,“昨天去金哥家吃饭,他做的酱油炒土豆丝,真好吃,你也学着做做。”我笑着问,“合着以前我做的都不合口味了?”

刚成家那会儿工作忙,我和先生吃饭不是在外面凑合,就是去父母家蹭一顿。偶尔放假在家也是先生掌勺居多。为什么呢?真的不是我不会做饭,而是我的厨艺和先生的厨艺比起来,真是有所欠缺。后来先生越来越忙,随着孩子的出生,家里厨房的支配大权慢慢落到了我的手上。吃什么,我说了算吗?那你就错了。通常我会很认真地询问两人,明天吃什么?怎么吃法?除了是因为他俩都不太挑剔,更重要的是我是虚心学习厨艺的好妻子好妈妈。(心里飘飘然一下哈)

说起吃的东西,全家的大爱就是土豆丝。出去吃饭多了,醋溜土豆丝、酸辣土豆丝是全家必点菜品。即便在家里吃也必学着饭店里的做法,先把土豆切丝,放到凉水里浸泡一下,姜蒜爆锅,放入土豆丝快速翻炒,放盐,放少许青椒丝,出锅之前淋上香醋,继续翻炒几下,为了颜色好看大都会淋些白醋。这是醋溜土豆丝的做法。

酸辣土豆丝,就是先把晒得干干的红辣椒爆香,其后的步骤与醋溜土豆丝的做法基本一致。而在我家的土豆丝有个小诀窍,就是出锅前淋几滴香油,快速翻一下,再出锅。每每端上桌,肯定被一扫而光。

先生那头说着,“你回头也试试金哥的做法啊!”我说,“行啊,现在就弄呗!”

土豆依然切丝,凉水冲一下。蒜瓣切末,热油煸香,一定要煸出蒜的香味,放入土豆丝,快速翻炒。沿着锅壁倒入稍多的酱油,继续快速翻炒,炒香加一点盐出锅。如果翻炒速度不够快或火太旺,少淋一点水。

我跟先生说,“这不就是我刚进门那会,我家的家常土豆丝的做法,你还嫌弃我不够专业,怎么这会儿又回归传统了?”

“是吗?我怎么不记得了?”先生狡辩道。

小时候,学着切土豆丝,怎么切都是大土豆条。父亲就会很耐心教我,切的时候要把左手的关节顶出一点,手指是弓形的,右手的刀一定要拿稳,左手有节奏地一点一点往后挪,右手跟上节奏,这样多练练就能切得细了。

中学的时候,家人都忙,放假在家的我就充分发挥了家里大厨的作用。而土豆丝自然也是越切越细,家常土豆丝的味道也是越炒越浓。

去年父亲病重那会接到我所在的省城治病,病中的他还反复念叨着好久没吃土豆丝呢。而彼时的我忙着张罗就医的事情,哪还有心思体会那内里所含的深深的意思呀。如今想来,实在是觉得难过极了。

其实简单的土豆丝,做法都很相似,但因为用料、火候掌握的不同,每个人做出的味道却是千差万别的。按照老方法做出的土豆丝,透着浓浓的家的味道。如今我切的土豆丝越来越细,炒得也越来越好吃了,可是却没有了父亲在一旁笑意殷殷,怎么都觉得遗憾极了。

还好,还有两个爱吃鬼可以把满满的一大盘酱油土豆丝,扫得精光。

想来,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土豆会越切越好,人也要往前看呀,只是在土豆丝冒气飘香的氤氲里,心绪始终跌入熟悉的味道里。

文/小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