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潮州——四十小时食记(下)

从广济楼的城门穿过去,对面就是广济桥。城外修了宽阔的滨江大道,沿着大道一路走下去,一边是城墙,一边是韩江,江风徐徐吹来,宽阔又安静。这里远离了西马路和牌坊街的人间烟火,是潮州的另外一面。

沿着江边一直走到城墙北端的北阁,看看时间差不多了,拦一辆三轮车直奔阿彬牛肉火锅。

一进城,那种热闹又世俗的气息立刻又回来了。这种氛围在牛肉火锅店门口达到了高潮。人人围坐在一只热气腾腾的锅子旁边,桌上一盘盘鲜红的牛肉。我们简直要摩拳擦掌起来。可是一看菜单就完全傻眼,牛肉的品种和名称对于北方人来说简直如同密码。五花趾、吊龙伴、金钱展、匙仁……居然没有一个认识的!!!后来还是伙计带我们看图说话,再加上他的推荐,才点了五花趾、吊龙伴和鲜牛肉丸。等等,三个人吃三盘怎么够吃!伙计一脸认真的说,这样就够了。简直是小瞧我们!哼!

前面一盘是五花趾,后面是吊龙伴。
前面一盘是五花趾,后面是吊龙伴。

偷偷百度一下才知道,五花趾是牛腱,确切的说是牛后腿大腿内侧的两小条。吊龙是牛脊,吊龙伴则是腰脊肉的两个侧边。这种对牛肉的解读方式简直精细到可以写成一套教科书了。请收下我的膝盖!

火锅汤底里只有几块白萝卜和玉米,就是要吃牛肉的原味。“吊龙伴和五花趾放进去七八秒就好了,记得要赶快拿起来,不然就煮老了。”伙计将鲜牛肉丸倒入锅中,不忘嘱咐我们。我们学着当地人的样子,谨慎地将牛肉放在漏勺上浸入锅中,稍一变色就捞起来。第一口吃下去的时候,毫不夸张的说,我的脑海里立刻响起了《中华小当家》里好吃到要飞天时候的音乐。真的要吃过才能明白,潮州人为何对于牛肉如此慎重。五花趾里带着薄薄的肉筋,烫好之后微微卷曲,爽脆的程度几乎让我恍惚,难以相信这是牛肉带来的口感。吊龙伴比五花趾硬一些,然而在咀嚼之间,牛肉本身的香气便彻底散发出来。鲜牛肉丸比阿八弟的牛肉丸好吃,不仅鲜嫩多汁,而且少了肉腥味。即便不蘸酱直接吃都能吃到肉的甜味,那是现宰牛肉才有的新鲜。

再放一张五花趾,难以想象这梦幻的爽脆口感。
再放一张五花趾,难以想象这梦幻的爽脆口感。

牛肉稍微烫一烫变色了就要马上拿出来。
牛肉稍微烫一烫变色了就要马上拿出来。

等下一定要再多点几盘啊!我吃下第一口的时候就开始这样想了。然而毕竟是实实在在的牛肉,三盘肉下肚,再加上吃了一盘菜头粿,又喝了好几碗带着玉米甜味的清汤,最后三个人竟然都吃不下了!其实你们要是强烈要求再来一盘我应该也还是能吃的啊……我在心里默默的呼唤……可是没有人回应我……

最后结账竟然只要一百三十块,除了后悔自己胃小还能说什么呢?来潮州吃吃吃最重要的事情是什么?带上你最能吃最不挑食的盆友啊亲!别说我没提醒你啊!

依然是为了消食,我们又生生地走回了牌坊街一带,在甲第巷研究了一阵有钱人家门前的匾额和绘画。其实我更喜欢老城里那些没有被整修过的街巷,有人在街头黑漆漆的神龛前拜神,有人在破旧的屋檐底下晒着粿皮,有人用歪歪扭扭的字在木板上写着“婚姻总会”或“房产中介”……这些普通的不能更普通的场景竟然也让我兴致勃勃地看了很久。

街头巷尾晒的粿皮。
街头巷尾晒的粿皮。

若非亲眼所见,我几乎要忘记这曾经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若非亲眼所见,我几乎要忘记这曾经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潮州有趣的地方恰恰在于此,你看到的并不仅仅是旧式的建筑,还有旧式的生活。一座古城不该只有被保护被修复的古建筑(暂且不提某些地方所谓的“修复”简直比破坏还严重),更重要的是有不断延续着的生活和人情味。

走到双脚疲倦的时候,我们决定去喝个工夫茶。潮州人说,工夫茶当然就是要花很多工夫喝的茶啊。他们几乎从早上起来就开始喝,人人手边一套茶具,无论做什么都要停下来喝会儿茶,就这么一直喝到半夜三更。潮州人主要喝凤凰单枞,是乌龙茶的一种。茶馆老板娘很瞧不上全国人民都喝的铁观音,给我们试了好几种不同香味的凤凰单枞。虽然我不是很懂茶,但是她泡出来的茶确实有回甘,香气也很浓,多泡几次味道也不会变淡。直喝得我们不仅消化掉了中午吃的牛肉,甚至都开始觉得肚子饿了。

潮州人人都在喝的工夫茶,然而茶馆并不多见,因为人人会泡会喝。
潮州人人都在喝的工夫茶,然而茶馆并不多见,因为人人会泡会喝。

各种品类的凤凰单枞,据说最好的叫通天香。
各种品类的凤凰单枞,据说最好的叫通天香。

老板娘说她还没吃午饭,就叫人买了胡荣泉的春卷和笋粿来请我们吃。春卷炸得很脆,里面是去了皮的绿豆泥包裹着猪肉。笋粿有点像蒸饺,里面包了虾仁香菇和笋丁,用来做茶点配乌龙茶是很不错的主意。

现炸出来的春卷配乌龙茶绝赞。
现炸出来的春卷配乌龙茶绝赞。

笋粿,有点像大号蒸饺。
笋粿,有点像大号蒸饺。

和老板娘聊天的时候我问她哪里有好吃的鱼生。她听到鱼生一下子就很开心,她说潮州有句话叫“鱼生狗肉,天下无敌”(她用潮州话念起这句是押韵的)。“牌坊街走到头就有一家官塘鱼生啊,我自己也常去吃的。”

去吃官塘鱼生的路上经过另一家胡荣泉(靠近广济楼的位置有一间,这间在牌坊街尽头比较偏僻的地方)。春卷和笋粿已经尝过,就进去要了一碗鸭母捻。鸭母捻就是汤圆,形状确实像鸭尾巴,里面是绿豆馅的,配银耳白果甜汤吃。问老板两家胡荣泉有什么不同,老板说,我们这家才是老字号啦。

屁股尖尖的鸭母捻。
屁股尖尖的鸭母捻。

到官塘鱼生的时候刚过六点,店里一个人都没有,老板和老板娘正在吃晚饭。
“我们只卖鱼生哟,你们吃得来吗?”老板打量了一下我们这几个外地人。
我说我们就是专门来吃鱼生的,老板还是将信将疑。不过他还是放下手里的碗,开始准备做鱼生。
“你们来得太早了,所以都还没开始准备。我们主要卖夜宵啦,九十点钟的时候人最多。”
看老板片鱼生真是赏心悦目的过程。鱼肉去掉带血的部分,剩下的片成半透明的薄片摆成一盘,鱼皮切丝。剩下的鱼肉鱼骨拿去爆炒后加米煮成粥。
吃鱼生光作料就满满一大盘,花生、菜脯、姜丝、萝卜丝、罗勒叶、杨桃片、小米椒、洋葱丝、香芹、橄榄……最重要的是一碗加了蒜泥的香油。
“多放油,大口吃,香!”老板娘用简单而蹩脚的普通话指导我们。
我们乖乖照做,果然香得没话说。鱼生干爽脆嫩,加了香油之后更加顺滑,口感十分奇妙。各种配料解腻开胃,拌了一碗又想吃下一碗。

官塘鱼生光配菜就有这么多。
官塘鱼生光配菜就有这么多。

这么一大盘鱼生分分钟切好。
这么一大盘鱼生分分钟切好。

老板娘亲自示范的拌鱼生。
老板娘亲自示范的拌鱼生。

同行三人中其中一人对鱼生浅尝辄止,我和另外一个人几乎分吃了整整一条大鱼。在牌坊街和西马路一带又走了一遍,依然觉得很饱,只能挥泪告别了潮州的宵夜。

夜里开始下起小雨,一直下到早上,整个城市都湿漉漉的。早餐想在门口的小店吃肠粉,老板略有尴尬的说:肠粉啊……还没做出来。
还没做出来……没做出来……做出来……出来……来……
已经九点了啊老板,你们不是做早餐的吗……我就这样错过了潮州的肠粉……捶地!!!

掉头去马路对面鱼饺店旁边吃粿汁。昨天吃鱼饺的时候我就盯上了这家店。这家早点摊有两口大锅,一锅白粥,一锅粿汁。潮州的白粥不同于慢熬的广东粥,米煮熟到刚刚爆开的时候就关火,要的就是水米分离的效果。反而是粿汁里因为加了米浆,粘稠度更高。其实大吃两天之后我已然觉得自己胃动力不足,一碗粿汁,配少许菜脯(萝卜干)和橄榄菜是最好的选择(当然我还是因为贪心要了卤豆腐和粉肠)。粉肠和豆腐卤得非常入味,粉肠尤其好,软烂又不腻,忍不住多吃了好几块。

简单平凡的粿汁,卤味令人惊艳。
简单平凡的粿汁,卤味令人惊艳。

撑着伞在雨中漫步西湖,因为树荫浓密,倒也不觉得雨大。对于北方人来说,冬天里能看到这种湿润的浓绿也是一件非常愉快的事情。
走到胃里挪出一点地方之后,就去西湖边的镇记牛杂坐下,要一碗牛杂粿条。潮州城里有好几家镇记牛杂,这家应该是老店。生牛杂入水烫过,加粿条和豆芽稍煮,最后撒上一把黄色的姜蓉。牛杂新鲜,脆度也控制得刚刚好。不过我最喜欢的还是汤头,鲜味全在汤里,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加了姜蓉,温暖又醒胃。不知不觉就把一碗汤喝得精光。

干了这碗镇记牛杂,再见潮州!
干了这碗镇记牛杂,再见潮州!

如同将对于潮州的留恋一饮而尽。

四十个小时远谈不上吃遍潮州(泪目),留下的遗憾姑且期待下一次的潮汕之旅吧。

BY 番小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